觀點/從滅火器到江奕勳 台灣少年靠草根性登上國際

07/16/2017

▲江奕勳踏進巴黎男裝周。(圖/翻攝NOWFASHION)

▲今年6月台灣設計師江奕勳帶著他的「檳榔裝」,首度登上巴黎男裝周。(圖/翻攝NOWFASHION)

文/黃阡阡

自旅美棒球員王建民起,「台灣之光」一詞成為所有台灣囝仔躍上國際後的美譽,而後台灣人在各個領域發光發熱如雨後春筍般,就連高冷的時尚圈也在上個月傳來捷報,服裝設計師江奕勳,成為台灣首位登上巴黎男裝周的榮耀。

所以,請別再說:「不能跟國外比啦!」別一再看衰台灣的年輕人,因為他們的軟實力,絕對能與國際人才一較高下,唯有把標準拉到與國際齊平,才能讓人人口中淪喪的「台灣競爭力」予以提升。

江奕勳。(圖/江奕勳提供)

▲江奕勳的設計充滿著濃濃的「台灣味」。(圖/江奕勳提供)

雖說台灣的資源真的有限,尤其體壇、藝術、設計等領域,根本可說一切成功得來不易,但放眼這些「台灣之光」的共通精神,並非有多麽與國際接軌的創意,或能打敗全球人的過人天份;歸咎這些人才成功的主因,無非就是成長環境使然,以及台灣囝仔的「草根性」。

從江奕勳躍上巴黎男裝周的事例,這位讓國小作業簿、珍珠奶茶等童年元素,結合到服裝上的年輕設計師,上個月又以「檳榔袋」服裝踏上伸展台;江奕勳這次發表的2018春夏系列,以「她與她們的紅唇」為主題,呈現一段單車公路之旅巧遇檳榔西施的故事,台灣味十足。

再說到編舞家蔡博丞,以台灣民間傳統「放水燈」的意象,打造出舞作《浮花》後,2015年自行遠赴歐洲比賽,一舉拿下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觀眾票選第一名」及德國司徒加特‧高提耶舞團製作獎等大獎。

▲編舞家蔡博丞作品《浮花》。(圖/丞舞製作團隊 B.DANCE提供)

▲蔡博丞以台灣民間習俗「放水燈」的概念創作,在國際大放異彩。(圖/丞舞製作團隊 B.DANCE提供)

以上事例,都是憑藉台灣文化成功闖蕩國際,但在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現況,有限的補助始終難以申請,政治與商界把持著大部份的資源,儘管有再多的夢想與創意,過了而立之年,多少追夢的人,終究會被低薪綁架。

▲滅火器新歌《長途夜車》。(圖/翻攝自《長途夜車》MV)

▲滅火器的新歌《長途列車》,講述了在異鄉奮鬥的台灣年輕人故事。(圖/翻攝自《長途列車》YouTube)

即便眾人皆知的殘酷現況並未改善,但年輕人可貴的就在於,能夠放手一搏的去賭人生,誠如台灣樂團滅火器近日發表新單曲《長途夜車》,MV中記錄了多位遊子在他鄉的苦痛,卻也描寫許多台灣人才正面地為夢想而努力。

因此,在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同時,除要發出怒吼,也別忘了為理想去實踐、努力,套一句導演吳念真說過的話:「每一個世代都有每一個世代的風景,也有他們的憂愁與苦難!即便台灣長期在夾縫中求生存,我們也不用驚恐,一枝草、一點露!」

▲吳念真導演透露過年後「雙側肺炎」住院5天(圖/綠光劇團提供)

▲吳念真認為,即便台灣長期在夾縫中求生存,我們也不用驚恐。(圖/綠光劇團提供)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