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壯國文老師陳茻:給同性的你們,已經走到這裡了不要放棄這世界

文/陳茻

我從小到大做什麼事,我家人都沒有意見,我很抗拒別人干涉我任何行動,如果我跟你妥協,答應你的話,那接下來一兩個禮拜,你就要承受我種種明示暗示,讓你知道我現在不舒服。我也會跟我媽講為什麼我會做這件事,參與一連串的街頭運動,我也跟我媽講。這陣子參與平權公投,家裡唯一的意見,是我把身體搞壞了。可能因為排行,我比較知道怎麼跟長輩談判,我是大哥,有弟弟妹妹,也是唯一的異性戀。

▲地表最壯國文老師陳茻▼ (圖/婚姻平權大平台攝)

▲地表最壯國文老師陳茻 (圖/婚姻平權大平台攝)

我其實懷疑弟弟很久了,他沒講,但我也沒有問,為什麼一定要問別人喜歡男生還女生呢?這很煩。假設我弟是異性戀,我也不會特別去問他是不是喜歡女生。比較會問弟弟頭髮怎麼剪,或是我的衣服要怎麼搭。

弟弟當兵的時候被排擠,自殘,還好那陣子管得緊,被緊急隔離了。其實他從小就很容易被太陽剛的環境欺負,他聲音是低的,但是身體比較瘦,不是很陰柔的類型,但整個人很有仙氣。我猜他應該很不想當兵,精神有點狀況,被帶到北投的軍醫院。

趕去軍醫院的那天,媽媽悄悄跟我說,弟弟說,他喜歡男生。我聳聳肩,說那又怎樣。跨上機車,就去醫院看我弟。我很怕我弟被欺負,天天都買摩斯去給他吃。全家都覺得他有事但是不敢講,他的個性不會主動求救,甚至回家也不會說。我問他,他也沒說什麼,就笑一笑。

那次讓我爸媽壓力很大,後來他們不太敢過問,覺得我弟只要活著就好,變相地爭取到某些權利。我爸有次說,喜歡男生就喜歡男生。我媽接話,說國外還是可以結婚。我爸就爆氣,說結什麼婚!他假開明,要花時間溝通,基本上還是覺得小孩子活著最重要。

我有一年跟女朋友分手,打電話給我妹,跟她聊了很久。她才告訴我,她好像喜歡女孩子。我笑說,喜歡女孩子也好,男生很多壞人。

本來三個裡面一個還好,但是三個有兩個,我媽就會開始自責。跟有些同志家長一樣,覺得是不是哪裡有問題,還是有很多觀念要改變。我媽就會說,是不是我弟小時候跟女生玩在一起,才會喜歡男生?我就說,我也都跟女生玩在一起,我還是喜歡女生啊。媽媽可能有家族壓力,大家都很保守,我還有其他親戚也是,所以我想,如果這是一個正常的比例,世界上沒出櫃的同志真的很多。

我知道我媽壓力很大,她要面對家族的一堆親戚,要照顧其他人的期待。反正弟弟妹妹也大了,他們都可以照顧自己。我只是擔心,如果有一天他們要回家,本來很快樂,但是長大了,學會喜歡一個人之後,反而會失去這個喜歡的地方,這樣很奇怪。

再隔一陣子,平權公投開始了,我到新竹去收連署書,站在街頭短講。我妹牽著一個女孩子過來叫住我,跟我說,哥,她是我女朋友。當時我正在短講,情緒有點激動,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那個當下,我只想給她們一個擁抱。我告訴我妹,誰反對妳們,我就跟他拚命。

我知道這只是一句空話。令人最痛最痛的,永遠都不是那些陌生人的惡意。親戚在家族群組裡傳了好長好長的反同訊息。我問妹妹準備好了嗎,她說她會怕,然後抽抽噎噎哭了起來。妹妹在我心裡一直都是那麼的純真,一直都是一個小孩子。我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妳要勇敢,要勇敢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利。

身為哥哥,我能做的只有這些,沒日沒夜的募集連署書、造冊與送印。我在平權辦公室裡,手上拿著手機,電腦裡有打到一半的文案,身邊是一個一個出現的志工。弟弟妹妹替我從台中與新竹載來最後的連署書,我本想跟他們多說點什麼,但轉身又被別的事拖住。

那段日子跟噩夢一樣,連續幾日白天工作,晚上徹夜待在辦公室裡跟志工一起整理連署書,所有的事都亂成一團,身心都在崩潰邊緣。但是有好多好多人,跟我一起努力,心裡還是踏實的。為什麼會踏實呢?我也常這麼想著。像是一種補償,又像是逃避,我沒辦法面對這世界的惡意。在鋪天蓋地的惡意面前束手無策,只能轉身看著一箱一箱成冊的連署書,試著去告訴自己,一切還有希望。

我始終不解的是,這世界為什麼要有這許多艱難。許多時候我也軟弱,也想像個孩子,倒在母親懷裡哭。我想哭的是,我在愛裡也受傷過好幾次,也傷了不少人,我愛女生,但我的愛沒有比較高尚。我想哭的是,我的弟弟、我的妹妹,他們那麼善良,那麼溫柔,到底做錯了什麼,需要這樣被人欺負,需要躲躲藏藏。我想哭的是,為什麼這個世界要這樣對待善良的人。

這幾天,群組傳來一些消息,有好幾個同志說,要在投票日自殺,狠狠離開這個世界。我想起我的弟弟與妹妹,想起弟弟當年的眼淚,想起葉永鋕。我突然感到非常害怕,如果當年我沒有那麼衝動,還是某個環節錯了,我的弟弟還會好好的長大嗎?人想哭的時候,跌倒的時候,都會想回家。可是當家裡再也容不下他們的時候,他們又能去哪裡呢?

我只是不知道,愛一個人錯了嗎,這世界是不是有點瘋了?還是世界一直都是這樣。但我知道不是的,這世界有很多快樂,有很多愛與溫暖,還依然有很多很好的人。尤其有一群善良的孩子正在長大,他們有比我們更好的性別教育,正在讓他們變成更好的人。

我想的是,再忍一下,再撐一下,這塊土地會更好的吧。他一直有在變好啊,善良的每一個人啊,等待的每一個人,我想跟大家一起等到那一天,一起好好地笑一回。我問我的弟弟與妹妹,說把他們的事寫出來,會不會給他們更大的壓力。他們只是笑著跟我說:寫吧,去戰鬥吧,他們能支持我的也就剩這麼一點了。

同婚只是其中一步,還有很多無解的問題。你很喜歡這個地方,但這個地方因為你身上的某些特質,就不愛你了,這很悲哀。我們這代可能就認賠,但是下一代還有機會,我們不會變成這樣的長輩,我們可以讓下一代比較舒服的生活。

我想請每個看到的人,如果太累了,好好休息。想請每個在惡意裡受傷的人,可不可以不要,至少不要在這裡,就這樣放棄這世界。好好活著,我們已經走到這裡了,已經失去太多了。可不可以,不要就這樣走了,不要更痛了。好好活著。

※本文由婚姻平權大平台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