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珊妮:別人怎麼說,不關我的事 人生就是要如此坦蕩與率真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媒體是怎麼看待貼標籤這件事情的,因為始作俑者就是你們啊!」彷彿一秒被送上審判臺,Wazaiii編輯互看一眼,吞了一口口水,努力思考合理的答辯。沒錯,這就是珊妮老師。一切彷彿有點不真實,在夏日午後和珊妮老師探討「美」的概念,想像起來總有點詩意。訪問全程Wazaiii編輯忍不住直盯著珊妮老師慧黠深邃的淡綠色眼眸,試圖透過眼神交流,碰到一點心魔的邊界,可是沒有,珊妮老師就像是你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美麗、聰明、自信,一點犀利加上大部分的酷(對,真的是有夠酷,絕對是Wazaiii訪問過前三名酷的受訪者。)

「現代對美的看法」、「貼標籤」、「盲目追隨」......等等,每一個議題都危險地直指「始作俑者」—媒體,Wazaiii編輯這時不出來說點話,就一直待在審判臺不用下來啦!(冒冷汗)其實看到珊妮老師在新專輯中重新探討「美麗」的概念,Wazaiii編輯是深有同感的,畢竟時尚圈和演藝圈都是和美麗高度連結的產業,盲目追隨、外貌焦慮、迷失自我......這種現象見怪不怪。如何在資訊爆炸的現代,用一種更健康的方式,讓資訊成為你的養分,而不是蠱惑你的魔鬼?那麼接下來請聽好了,珊妮老師講的話,就像她的音樂一樣動聽。

▲(圖/Adam Tristan)

「您入行20多年,在這段期間,無論是音樂人發跡的平台、宣傳的管道和音樂的多元性,都和以前不太一樣。請問您怎麼看待這些年來音樂圈的變化?」

『整個音樂環境是改變很多的,因為以前風格沒有那麼多元,就是拿流行的芭樂歌餵大眾,現在音樂的風格變多、做音樂的方式也不一樣,過去做音樂一定要仰賴唱片公司的資源、資金,但現在大家都在串流平台上聽音樂,做音樂的門檻變低了,有趣的東西不再需要有很大的資源,就有機會被大眾聽到。』

「可以請您談一下這次專輯的概念嗎?」

『網路對我們的生活和思考方式帶來很多影響,我從前兩張專輯就開始討論這個議題。這次專輯《Juvenile A》 比較特別的是,它是一個跟2019年有關的主題,整張專輯的概念發想剛好都設定在2019,像是我很喜歡的電影《銀翼殺手》或是其他很多關於未來的預言,也都在2019,這些都是在網路出現前非常重要的作品。所以我覺得2019一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我想做一張專輯,從以前那個年代去預測未來2019年會是什麼樣子,然後想像以後的人會怎麼看待我們,因為2019年會留下什麼東西其實是由我們來決定的,所以這整張專輯有很多關於2019年當下的現象跟發生的事情,是一個資訊量比較大的專輯。』

▲(圖/Adam Tristan)

「電影《銀翼殺手》是1982年的電影,現在您回去看三十幾年前的那個世代,您覺得那個時候是什麼樣子?當時最美好的部分是什麼?」

『我覺得每個世代都會有每個世代留下來的東西,當然80年代是一個泡沫經濟時代,所以我們接觸到很多主流文化跟次文化。不管在時尚或電影、音樂,其實有很多風格是很繽紛、很張揚的,有很多奇特、有趣的東西,後來90年代就沒有這種感覺。每個時代所發生的事情都會反映在所有的次文化上面。』

「如果您想像我們又從二三十年後看回現在的2019,您覺得他們可能會看到什麼?」

『在80年代很多動漫及電影中都有對未來的預言,但是你會發現,這些現在都一一成真,這件事情其實滿恐怖的。所以我不太能去揣測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因為我們正在創造這個未來。』

「在電影《銀翼殺手》中,區分真實人類跟仿生人的方式是透過『眼睛』,您覺得以現代社會來說,現在有哪些特質可以讓我們用來辨別一個人在網路上的真實性?」

『完全沒有,你在網路上看到的日本女高中生,可能根本是AI做出的照片,她其實全部都是假的。而且今天你覺得有可能的東西,明天也許就不存在了。』

「您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展現出自己最真實的性格,還是這世界本來就真真假假?」

『我覺得應該是你看想要表現出什麼、想要怎麼呈現,我不覺得每個人都需要很真實。我喜歡去看動漫展,我覺得很好玩!那些Dresscode之所以有魅力,就是因為那不是他真實的性格,人只要「入魂」,就不怕熱,而且他知道他自己是誰,他今天扮演聖鬥士,他就是聖鬥士,不是別人!這件事情就很有力量,我不覺得不真實有什麼不好,其實每個人在生活裡面都會扮演很多角色 ,有些人私底下很害羞,但一上台會有很氣勢,這樣很好,很有趣。』

▲(圖/Adam Tristan)

「這一次《恐怖谷》的企劃,造成了很大的迴響,請問這次的作品對您自己帶來最大的意義是什麼?或者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我在做「恐怖谷」這個主題的時候,大家會以為你好像是在講長相這件事情,其實我們這次企劃做了很多人的訪談,大部分在講他們的生活。當談到受訪者的專業領域時,每個人都是神采飛揚,因為當你找到自己擅長跟喜歡做的事情時,你會知道人生的價值建立在哪裡,不會因為別人覺得你該長什麼樣子,就刻意去變成那樣,或者是別人覺得你要做什麼,你就得去做那件事。很好玩的是,媒體很愛問:「你覺得有什麼話要跟對自己沒有自信的女生說?」這根本就是廢話!但我覺得受訪者的回答都非常好,她們說:「沒有,如果她們不相信自己,或者沒辦法找到自己的強項與價值,那講什麼都沒有用。」人的心變強大,你就不會在意別人說你怎麼樣,如果你心裡的審美不是建立在他人設下的標準上,其實你不會在意別人的說法。』

▲(圖/Adam Tristan)

「每一個世代都有自己的「主流」,有趣的是,隨著這個「主流」不停的轉換與飄移,珊妮老師好像永遠都是一個旁觀者,冷靜的觀看眾生的荒謬與嘈雜,請問您怎麼看待自己的這個特質?」

『我最早開始做音樂的時候,大家覺得我的音樂非常怪,然後問我為什麼要做這些東西?我說這是我的初衷。我一打開電台,聽到那些國語流行音樂,覺得真的太難聽了,我說的難聽不是因為他們做了不該做的事,只是應該還有別的選擇吧?應該還可以有別的吧?我覺得大家其實都應該抱著這樣想法做音樂。

像我之前和女人迷合作時,有人提到由我來講「美的主流」是很沒說服力的,因為我長得又高又瘦,在社會中不是會被排擠或欺負的類型。「沒錯,那是在這個年代不會被排擠啊!」我當下這樣回答他,若是在八九零年代就未必如此,那時候大眾普遍覺得女生最好160左右,走可愛風或玉女路線,要穿裙子、留長髮,當時對「美」的標準就只有一種,而女藝人都是那樣的形象。標準就擺在那邊,想要改變就一定要有人去衝撞它。

▲(圖/Adam Tristan)

所以我在做很多事情時,常會想:「為什麼非得要這樣?」以做音樂來說,在1990和2000年代,市場上的音樂類型總被八零年代的形式框住,我試著加入一些搖滾、民謠的元素,在當時算得上流行,但又有些奇怪。後來有些歌受到注意,就有越來越多創作者或樂團也這樣做,市場的標準就慢慢的被改變。所以,時代是會變的,但你要先做出些不一樣的東西來。

如果你今天被批評文筆差、長得醜,別因此覺得人生很難,反而要去想「為什麼別人覺得對的才是正確的?」我就是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寫東西、打扮成不同的樣子!像有時候我出去拍照,造型師把衣服拿來時會提醒我衣服很小,我會直接回他:「喔沒關係,我的胸很平!」他們就會連忙跟我說「不會啦!」想盡辦法安慰當事人,但誰准你安慰啊!只因為你審美單一,就覺得胸大才是真理,這件事很荒謬。別覺得自己的想法或是某某人講的話就是千真萬確的,千萬別這樣做,多去嘗試不一樣的事情。』

▲(圖/Adam Tristan)

「您現在還會在乎別人的評論嗎?」

『我不太看別人的評論欸。』

「以前呢 ?剛出道的時候?」

『一開始我出道的時候沒有網路所以還好,不會很常看到別人的評論。可是批評外貌是非常容易的事啊,路邊大嬸、隔壁小孩都可以批評,大家都覺得只要我有眼睛就可以批評,因為「批評」這件事情門檻很低嘛!』

「大家的批評是基於對方不知道你是誰,所以可以這樣講?」

『不會啊,你走在路上也會看到別人指指點點啊!大家都是,因為批評別人不需要什麼技能,但是你會走在路上隨便看到一個人穿什麼樣的衣服,就做出批評,就真的覺得她是什麼樣的人嗎?』

「大家可能會根據外表來把人歸在某一些類別。」

『所以你們還是會幫她貼標籤。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媒體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的?』

「貼標籤這件事嗎?」

『因為這個始作俑者就是你們啊!你們一直在講美醜,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整天把「你覺得美麗是什麼?」掛在嘴邊,沒有這種事,都是你們把它放大的啊!』(珊妮老師請息怒,Wazaiii編輯先默默把椅子往後挪10cm。)

▲(圖/Adam Tristan)

「您覺得現在的媒體是不是又更傾向於這樣的方向?」

『其實我會做《恐怖谷》這個企劃是因為,現在可以看到很多女生去做微整形 (雖然我的作品本身不是在探討這個事情) ,而現在會有很多說詞 ,像是「對自己好一點有錯嗎?」、「你可以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變得更有自信。」但是這些事情是從你內心長出來的,還是廣告文案塞給你的?現在所有的資訊取得變得非常容易,你搜尋任何東西,它都會變成網頁旁邊不斷洗腦你的廣告,社群就是這樣,然後人們就會掉入這個循環裡。你怎麼能夠確定那些不是媒體的填塞和廣告的洗腦?其實整形沒有關係啊,但是我覺得你應該真的去思考過這件事情、做出一個對你身體負責任的決定,而不是「被洗腦」。』

「閱聽人會受媒體影響,是媒體的問題?還是其實閱聽人也漸漸變成非常依賴這些資訊,而漸漸喪失思考的能力?」

『當然,因為網路的使用方式就是這樣,在所有的商業置入裡面都會運用這個行為。也許你會覺得現在很多荒謬的新聞怎麼還是有人相信,那是因為他們的同溫層只看得到那塊,無從比較的話就沒有辦法去做出判斷。其實我們現在使用網路時,你要費很大的功夫才能去看到其他不一樣的聲音,我覺得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所以變成你要改變自己、建立起自己的脈絡。在我年輕的時候網路沒那麼發達,沒有辦法搜尋到那麼多資訊,但是我每讀完一本書,就可以得到我自己的書摘跟想法。但這個網路世代變得脈絡化,如果你沒有辦法建立一套自己的價值體系,就很容易被他人影響、很容易被塞資訊也很容易輕信別人,這是非常危險的。像我會做書摘,可是有很多人就算沒讀過那本書、沒看過那部電影,還是可以依賴懶人包,懶人包是世界上極度危險的東西。』

▲(圖/Adam Tristan)

「如果回歸比較原始、組織性的選擇方式,比如說去圖書館找書,會比較能建立自己的思考脈絡嗎?」

『也不能這樣說,如果這個人剩下的時間都在上網,那也沒有用。就像現在音樂的取得太容易了,你一打開Spotify,就可以擁有聽都聽不完的音樂。但我記得在我一開始聽音樂的時候,零用錢都要存很久才能去買一張CD或卡帶,然後你不知道裡面的音樂是什麼樣子,可能只是從國外雜誌看到就存錢去買了。很多時候買回來會覺得很失望,因為不是我想像的,但是因為錢都花了所以就還是聽,聽了之後就從裡面發現了一些樂趣 。現在絕對不可能發生這件事,因為你聽了十秒之後你不喜歡就會換掉,但我就是聽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音樂之後,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很多人在做不一樣的事情,我相信現在的人要去聽自己不熟悉的東西是非常困難的,而且不會有耐心。』

「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拒絕了那些『覺得自己不會喜歡』的事物?」

『對,你喜歡聽R&B的話,Spotify永遠只會推薦給你R&B。現在有些小朋友會問我:「你怎麼知道那麼多小眾廠牌的音樂?」因為你去搜尋、去聽,就會建立一些你對於音樂的知識跟想像,我覺得這些都是無可取代的,美學經驗是一旦經歷了就是你的,你沒有看過那部電影、沒有聽過這個音樂,是不可能建立對於美學的真正感動。我認識好多小朋友,他知道的事情很多,你問他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從電腦資料中調出來,可是這跟你個人的感知和美學是兩回事。』

「在這個人們註定無法脫離網路的世代,您覺得我們可以怎樣盡量擴大自己,逃脫演算法的魔掌?」

『我也會每天上網、用社群,但我覺得還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價值體系,比如說常常會有電影公司請我寫文章,但我絕對不會在寫文章或看電影之前去看別人寫的影評,因為這是非常煞風景的事,而且其實我對於別人寫的影評或是樂評都不是很感興趣,那會使人養成觀點上的依賴性。』

▲(圖/Adam Tristan)

「您曾經有對任何東西有依賴性嗎?」

『應該還好,因為我不是那種一定要在某個咖啡廳、某個位置做事的人,沒有這種事。』

「所以每個地方都可以得到不一樣的靈感?」

『恩,因為我不喜歡被制約。我覺得不要這麼輕易就妥協,如果別人說你的打扮醜,你可以去思考這件事情,但不要因為別人說什麼就被影響,或是看到別人做什麼,你就也非得要去做。』

「請和我們分享一個您曾經羨慕過的、別人才有的東西或特質?」

『我不是這種個性,我真的沒有羨慕過別人的事情。就像早期剛出道的時候,花很多時間在做妝髮跟造型,這過程中一定會有很多荒唐的事情,當然現在看會覺得很好笑,想說:「天啊!這也太醜了吧!」可是我覺得也沒有什麼關係,你一定要經歷一個「就是很醜」的歷程,才會知道自己適合什麼。』

▲(圖/Adam Tristan)

「請問您覺得自信跟年齡是有關係的嗎?」

『一定有,你想得越周全,你就越知道怎麼樣在這個環境裡跟自己相處,因爲你會知道遇到事情不用緊張,也會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可是我覺得網路社群有讓這件事情變得嚴重,因為網路世界的全體都在表現出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面,他們絕對不會把他們人生中慘的、醜的事情表現出來,這就會對其他人造成挫折感。比如說每個人都在拍自己濾鏡修圖過的照片,全都是人生美好的事,但他們人生一定也會有很慘的時候啊!他們一定也會被長官罵、也會肚子痛、也會素顏很醜,但他們不會把這些東西放到社群上,你就會覺得大家的人生好像每天都要盡情地展現美好,我覺得這是會造成一些壓力的。所以說為什麼現代人會長得越來越像,這就是原因。像我不是會一直待在社群上看別人在幹嘛的人,其實我不是很感興趣,所以我不太會被這些事情干擾。我剛出道的時候,穿著打扮、說話方式也都會被老闆們嫌棄,我就回他們:「你懂屁啊。」你穿你的、我穿我的,有什麼關係?』

「對您來說,時尚是什麼?『美』又是什麼?」

『我不討厭時尚,但我覺得時尚跟美的差距是很大的,時尚是有標準的,可是美沒有。

大家都會說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個性,但時尚工業裡面每一年都會有未來的方向、色調,其實是有一個故事的,然後再由此去發展它未來的脈絡。時尚有一個商業框架在,始終是有限制、有規範的,當然我們不會很在意這些規範,因為你從這些東西裡面還是會找到一些點去發揮,但時尚和「美」是不一樣的,因為美可以是非常主觀、你自己認為的,可以不受到外界的制約。』

▲(圖/Adam Tristan)

後記:

專訪這一天,正是炙熱的盛夏午後,在復古氛圍的玉成錄音室,約定的訪問時間一到,門鈴叮咚一聲響起。Wazaiii編輯打開門嚇了一跳,沒有經紀人、沒有助理,是珊妮老師本人,而且就只有她一個人,氣場強大,讓現場的編輯和影音團隊無不繃緊神經。「珊妮老師,你知道所有人遇上你都會很緊張嗎?」Wazaiii編輯故作鎮定問,「我知道他們會緊張,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也拿他們沒辦法。」珊妮老師聳聳肩,一派輕鬆答道。其實在與珊妮老師相處的短短幾個小時內,我們就發現了在陳珊妮一身黑色勁裝之下,是她的坦蕩與率真,甚至可以說是「可愛」,因為她總在攝影團隊調整器材、燈光的空檔,不斷抓著Wazaiii編輯繼續問問題,比起我們對陳珊妮的好奇,她似乎更好奇這個年頭的年輕人,腦袋裡都裝些什麼東西。

大部分的訪問之於編輯,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工作行程,可是陳珊妮的專訪不一樣,她的話語有一種魔力,能讓人在結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後,突然想起其中的某個段落,進而思考起自己的人生。

很多淺顯的道理我們都懂,但真的要實踐起來,好像沒那麼容易。就像我們知道自己的「美」該是由自己定義,無關乎任何一個人怎麼看你或怎麼想你,就算是你心愛的人、在乎的人也不行,除了你,沒有人可以詆毀你;就像我們知道網路上有太多經過包裝的炫耀,明明知道別人的生活同樣也有起伏跌宕,卻沒有辦法阻止自己不經意的和別人比較。

可是陳珊妮就有這股如同基因突變般的強大能量,她的人生沒有在意過別人的一句評價,想不起任何一件曾經豔羨過別人、自己不曾擁有的東西。也許我們一輩子都達不到這樣的修行,但只要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再強壯一點,這樣也可以,也就不枉珊妮老師的一番教誨。

延伸閱讀:

Dita Von Teese,不只「脫衣舞孃」四個字那麼簡單

|設計師說兩句030|你有倖存者偏差嗎?

【本文由 Wazaiii.com 提供《ET FASHION》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授權許可,請勿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