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台灣珠寶設計第一人 登全球最高殿堂

09/23/2016

▲趙心綺有GIA 珠寶鑑定師執照,為追求藝術,她甚至減產,只服務頂級客戶。 (圖/商業周刊/攝影方韻靈)

文/李雅筑

第28屆巴黎骨董雙年展在巴黎大皇宮開幕。這是藝術界最高殿堂,匯集世界頂級珠寶、藝術品和骨董蒐藏品。入展須經由10多名評審核定、300多名專家逐一鑑定出處,確保品質。

展覽區唯一一名華人女性,身穿筆挺西裝、梳起整齊馬尾,招呼來自世界各地的達官顯要,她從早站到深夜,即便穿著高跟鞋的腳開始腫脹疼痛,卻一點都不想休息。因為這一天,她期待了6年。

她是來自台灣的珠寶設計師趙心綺,近年以珠寶品牌「CINDY CHAO」席捲世界。

非百年品牌,卻破例入選

東方臉孔,沒有百年珠寶產業的薰陶;創業短短12年,在歐洲珠寶設計史上,連上幼稚園都不夠格。趙心綺突圍的方式,不是一步步從小的山頭爬起再挑戰大山,而是直接挑戰珠峰,攻下聖地。

早在6年前,她就直接上門表達參展的意願,但主辦方當時說:「這裡只有百年歷史的品牌才能進入,妳可能得等下輩子。」之後,她夜以繼日提升珠寶工藝技術,在國際屢創佳績,這讓主辦方破例讓非百年品牌CINDY CHAO取得門票資格。這天,雙年展主席、骨董界大師Dominique Chevalier在外排隊四小時才能擠進展間,只為了說上一句:「我們歡迎妳每次都來參加!」

相較於其他珠寶設計為平面,大多僅能由正面觀看,外公是建築師、爸爸是雕塑家的她,作品富含「微型建築」元素,強調立體設計,360度都能欣賞。

顛覆珠寶設計的框架,她不惜打掉作品重做十多次。她的刁鑽,就連擁有十多年經驗的歐洲工匠也叫苦連天。例如她要求鈦金屬的形體得又彎又薄,但這不僅不易塑形,寶石的鑲嵌也困難重重。

推掉訂單,再窮也要磨創作

創業初期,她忙著接珠寶設計訂單,生意開始有起色時,她卻覺得不快樂,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是珠寶藝術。「如果沒有發揮的空間,那我寧願不要接了。」

她回憶,為了這個決定,她度過人生最慘的一段日子。當時還沒有名氣的她,大膽推掉所有訂單,幾乎沒有收入,身邊只有一名小助理跟著。所有人都說她瘋了,紛紛勸阻。她更變賣所有資產,並將兒子送出國念書,全心致力於創作。

摸摸口袋,那時她的戶頭只剩2.5萬元。雖然害怕,但她告訴自己,透過創作來拚一次機會,「這個時候要像馬一樣,眼睛蒙起來向前衝,沒有別的退路了。」

她用行動證明自己,閉關18個月,不斷鑽研技術,製作出極具動態線條、栩栩如生的《四季》,並以此勇闖紐約佳士得拍賣會。面對名不見經傳的趙心綺,拍賣官有些遲疑,但盒子打開瞬間,眼神不禁為之一亮,無奈因投注成本過高,預估價連成本都打不平。

「心都碎了,難道一切化為烏有?」付出一切的她,大膽提出破例條件:要在作品上放自己的名字「Cindy Chao」,才肯送件。最終,該作品以預估價的3倍賣出,也讓她一夕成名。

「目標更大,就要有更大的抗壓性,如果可以存活,就會比別人獲得更多!」趙心綺說,走一條沒人走過的路,內心熬不過去時,她會想起爸爸。

爸爸過世前的三個月,她因工作碰上困難,來到爸爸的工作室。平時不聊心事、只談工作的兩人,一開始什麼話都沒說,趙心綺停不下淚水,整整哭了一小時,爸爸心疼的看著她:「妳的所有成就已經超過我太多了,辛苦的時候,要時時提醒自己有多好,妳一定要記住,我希望當妳這隻老虎無形的翅膀。」

每天睡不到三小時的她,用不服輸的拚勁,在藝術界寫下一頁傳奇。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