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忙什麼/侍懷鳳名模大轉行 坐月子也能開珠寶店

▲▼珠寶設計師侍懷鳳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侍懷鳳從名模變成珠寶設計師,忙碌但很開心。(圖/記者張一中攝,以下同)

記者林明瑋 / 台北報導

設計師忙什麼?Shee’s Fine Jewelry侍好珠寶的設計師侍懷鳳說:「大家想的設計師可能就畫畫圖啊、配配寶石啊,我一開始也以為是這樣,沒想到開了這個店之後還要看會計、人力,很多事,校長兼撞鐘。」

▲▼珠寶設計師侍懷鳳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侍懷鳳在店門口拍照,店名Shee’s Fine Jewelry可是有設計過的,高度就算她的身高也不會擋住。

在台北的大安路開了Shee’s Fine Jewelry侍好珠寶,侍懷鳳在門口為我們拍照,擺起pose架勢十足,簡單的白色襯衫與長褲,讓珠寶更耀眼,手上亮晃晃的10.25克拉求婚鑽戒,除了睡覺不離手,明明可以當個清閒的少奶奶,她卻選擇做生意、開珠寶店,「我超愛煮飯也超喜歡小朋友,我想當家庭主婦,但我也喜歡珠寶,我是閒不下來的人,如果我是家庭主婦,也會搞一個副業」。

▲▼珠寶設計師侍懷鳳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侍懷鳳穿得簡單,讓珠寶更搶眼。

侍懷鳳,這名字是不是有點熟悉?她曾經是伊林旗下模特兒,2007年參加比賽出道,有點東方味道的臉蛋、180公分的身高,走上國際理所當然,在紐約、歐洲都曾工作走秀,這麼令人羨慕的身材與經歷,沒想到她說:「身高很高小時候是很自卑的,直到當模特兒找到歸屬感,因為大家都是很高的女生、穿高跟鞋很漂亮,我覺得太棒了。」

▲▼珠寶設計師侍懷鳳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放下名模光環的侍懷鳳,成為珠寶設計師。

看起來文靜的她,學的是英國文學,喜歡畫畫,個性內向卻當了模特兒,她笑說:「會當模特兒就是因為不想說話、不想交際應酬,奇怪的是走秀馬上就走出來,覺得沒什麼好怕的,第一次走秀也不會緊張發抖,只覺得很興奮。」

▲吳速玲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羽毛系列是侍懷鳳最初開始的設計。(圖/品牌提供)

▲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耳掛是侍懷鳳很有特色的作品。(圖/品牌提供)

天生是模特兒的料,再次出現在大眾面前,身份成了珠寶設計師,這轉變頗大,她很果斷,「人生就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我覺得好棒,珠寶是模特兒之外,第2個熱誠,是可以持續讓我的熱情繼續下去的」。

她知道該做什麼,所以在台灣趁模特兒的空檔先學金工,再跟公司請了兩年的假,到紐約學珠寶鑑定和設計,本來想在美國在網路上開業,因為結婚生小孩回了台灣,這看起來都還平常,沒想到坐月子的時候,老公看到店面,又一個轉折。

▲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侍懷鳳。(圖/品牌提供、翻攝侍好珠寶臉書)

▲設計師的生活忙碌,更何況侍懷鳳還是個1歲半孩子的媽媽。(圖/翻攝侍好珠寶臉書)

「他突然跟我說,妳想開珠寶店嗎?想要有店面嗎?」讓當時還處在新手媽媽的她,在短時間內變成珠寶店的設計師兼老闆娘,「原本我只要做on line而已,只設計了大概20件作品,在裝潢期間,很怕沒東西賣,把以前畫的圖都翻出來,這個可以做、這個不要做」。她笑說:「我完全沒有辦法想像過去1年是怎麼過來的。」

▲▼珠寶設計師侍懷鳳專訪。(圖/記者張一中攝)

▲侍懷鳳對珠寶很有熱情,希望讓珠寶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對珠寶的熱情很大,她說如果中了10億的樂透,要全部拿去買寶石,最近出差看珠寶,想要老公送她兩顆2.5克拉的白鑽,以為是要自己戴,沒想到她眼睛發亮,開心地說:「我是要做設計的,賣出去會很高興有人欣賞我的東西,完全不會捨不得,有時候我甚至會把設計圖也給客人,不會再做同款。」

她希望珠寶不是鎖在保險箱,而是存在於生活中,設計的第一件作品是羽毛耳掛,最近推出可轉換式的珠寶,例如耳環也可以是戒指,一件簡單的耳環多加配件就變成華麗的款式,「我想玩原創珠寶、新奇、多變,希望佩戴寶石可以很自在。」

▲吳速玲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蛋白石花卉耳環,1,580,000元。(圖/品牌提供)

▲吳速玲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蝴蝶耳環,458,000元。(圖/品牌提供)
▲吳速玲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牡丹花耳環的花朵可以拆卸或放在不同位子,有4種不同的佩戴方式,320,000元。(圖/品牌提供)

▲吳速玲侍好珠寶。(圖/品牌提供)
▲蜂后耳環用14mm的珍珠代表蜂后圓潤身形,並以黑鑽反鑲展現蜜蜂特色, 439,000元。(圖/品牌提供)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