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訪/跨界做「包」仍有頑童心 公仔教父Michael Lau最怕長大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即便外界都得尊稱他一聲「公仔教父」,但出身香港的Michael Lau (本名劉建文)出席時尚場合,仍習慣一身輕裝,獨自站在展場的角落。(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以下同)

記者游鎧丞/台北報導

其實這個場面是有點弔詭的,平平都是FENDI 經典包款Peekaboo 10周年展覽的相同場子,對面是為各家記者團團包圍的香港同鄉影后劉嘉玲,但素有「公仔教父」之稱的Michael Lau,選擇靜靜站在自己的作品旁,饒有興味地微笑看著來來往往的擁擠人潮,若不是公關在前頭引薦,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得到,眼前這位中等身材、蓄著小鬍子的中年人,就是一手掀起設計師玩具蒐藏熱潮的知名設計師。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似乎刻意避開媒體矚目目光,Michael Lau真的就這樣默默躲在展場的最角落。

「你們聽得懂廣東話嗎?」Michael Lau說(當然是用廣東話)。

「……。」我跟同事相視,搖搖了頭。

「Damn!」Michael Lau作勢跌倒,大笑說道。

那時候,我就知道Michael Lau這教父級的頑童很有戲(稱讚意味)。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在各式主打時尚、質感的經典包款當中,Michael Lau操刀設計的粉色包款就是多了些格格不入的童趣在。

不諱言,其實我對這場專訪總有些忐忑不安;原因無他,在擬訪綱、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報導照片當中的Michael Lau總是不帶任何笑容,靜靜地佇立在自己的作品旁;Michael Lau的眼神裡總讓我感受到他在隱隱透露著:

「我真的沒有你們講的這麼偉大,放過我吧!」

甚至在那時候,我只覺得Michael Lau或許就是港劇裡面,那有點難搞的中年高階銀行主管;所幸最後,一切都是我多想了。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當天訪談過程中,Michael Lau全程都帶著宛若大男孩的親切笑容,與早先我Google到的圖片可說是大相徑庭。

1970年出生的Michael Lau,就如同一般設計師般,1992年於大一藝術設計學校畢業後,就進入了廣告公司上班;但是沒人想到,Michael Lau在1997年以美國老牌動畫G.I.JOE作為靈感發想,為香港地下樂團ANODIZE所設計的CD專輯及內頁,隨即掀起了一波設計師玩具的當代熱潮。

1999年離開廣告公司後,Michael Lau隨後更以公仔、街頭文化做為基礎,創作出「Gardener」系列共99隻的12吋可動人偶;其作品當中舉凡刺青、塗鴉、街頭籃球、滑板等濃厚的街頭潮流元素,更讓Michael Lau得以NIKE、A BATHING APE、CASIO 等品牌合作,推出各式各樣的聯名產品;有人曾直言,Michael Lau就像是公仔界的神,賦予了公仔各種不同的生命。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即便不惜成本也堅持限量製作的Michael Lau,對於其創作仍有一定想法。

「被尊稱為公仔教父的感覺如何?或者說您對『教父』這樣的稱號有什麼樣的想法?」白目如我,總想試看看自己早先做功課的第六感如何。

「只能說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讓社會大眾知道,玩具也能成為一種藝術,很累啊。」

「其實我創作,只是為了追尋一種肯定自我的過程。」Michael Lau聳聳肩說道。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或許對Michael Lau來說,教父一稱,只是外界對他「藝術成就」的現有看法,他更在乎的是,如何在創作當中不失初衷。

認識Michael Lau的人都知道,他有一句名言:「所有的玩具都是藝術,所有的藝術都是玩具」;頗具挑戰當代藝術界線的創作理念,似乎也無形彰顯了其公仔創作的不二初衷。

我問Michael Lau,平時對於公仔以及家具方面的蒐藏,是否對於他的創作有所幫助?

「我是這樣覺得啦,你要先喜歡自己創作的東西,然後才能說服別人去喜歡你創作的東西,現在很多評論家都把『藝術』這個東西講得太死了,我要做的,就是去打破這樣的認知框架。」

「結果我老婆沒在聽。」Michael Lau看著原本充當翻譯的愛妻,跑去跟外圍名媛聊天時,吐吐舌頭說。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看著Michael Lau時不時擠眉弄眼的逗趣神情,你很難想像他已是全球聞名的獨立設計師。

Michael Lau指了指身旁他為本次FENDI 經典包款Peekaboo 10周年展,所特別製作的粉紅帆布包包:這就是我所謂的「所有藝術都是玩具,所有玩具都是藝術」。先不論這款特製包包與其他共同陳列的包款所特地採用的粉紅色調,光是包覆其外的透明塑料袋子當中,就讓Michael Lau的童心表露無遺。

「對(我老婆)這樣的女人來說,每一款包包都是她們的玩具跟藝術品。」Michael Lau笑著說。

細細端詳這款特製帆布包當中縫上的「price-less」價錢牌、「Warming」溫馨提示、甚至是適合年齡「age 0+」的特殊巧思,都可見Michael Lau有意挑戰界線,讓時尚與童趣得以和諧共處的設計理念。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職人專訪/公仔教父卻有頑童心 Michael Lau打造時尚包款仍不失初衷(圖/翻攝自Fendi、記者游鎧丞攝)

▲各項細部讓人莞爾一笑的設計巧思,可見Michael Lau絕不輕易妥協的「童趣」初衷

正如同這款特製帆布包上所載明一段語錄:「Timeless. It’s one of those objects you want to belong to your family and will stay with you all the time」(這款包款是雋永的經典,勢必成為你亟欲收藏的家傳之寶,一直與你常在)。

Michael Lau絕不輕易妥協的設計理念,或許早已成為他心目中雋永不朽的事物;如此一來,教父也好、非教父也罷,又怎麼會是他所在意的呢?或許Michael Lau的心裡,總有一個角落留給了他永遠都不會長大的童心;「不想長大」,或許就是公仔教父Michael Lau最害怕的一件事吧。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