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書瑤根本正能量仙姑 「覺知到了就去突破吧,你不過關它永遠都卡在那裡」

眼神是騙不了人的。瑤瑤想起小時候,「幼稚園上台表演第一個被老師拉下來,因為簾子一拉開就大哭。國高中參加熱舞社,只是想要跳舞,能躲在後面就躲,也沒想過要當藝人。」

誰能預料命運後來一掌把她打飛舒適圈。17歲父親驟逝後,她為了負擔家計半工半讀,因緣際會進入演藝圈。起初她像隻誤闖叢林驚呆了的小鹿,不懂怎樣保護自己,但她頑強地存活下來。十年過去,她迷濛不再,專注的眼眸裡散發神采,她說自己懂得了表演的意義。

在角色裡成長 

「其實回頭看我覺得很恐怖,媽啊我以前怎麼敢去演戲,真的是公司叫你做什麼就做欸。但小時候根本沒在怕,去了就是背起來。我覺得對表演越了解越多,會覺得天啊表演超級難,有這麼多東西要顧、要看、要學。」

一直到演了《志氣》,她才深刻體會「進入角色」的感覺,「那時候意識到演戲是要來真的。很多東西演不出來,要經歷過才有辦法。」從此她每個角色都像當時練拔河渾身傷一樣投入,「我真的每一檔都是把自己百分百丟進去,我也只會這個方法。現場發生什麼就什麼,情感流動絕對都是真的。我覺得當演員是很幸福的事情,大家弄了一個虛擬的環境讓你過很真實的生活。也有可能是你這輩子做不到,或想做不敢做的事情,你都可以在戲裡面完成」

「我蠻感謝每一個角色,大家不是因為我是郭書瑤才去看,而是看到那個角色才看到我。」所有角色中影響瑤瑤最深的還是謝雅真,畢竟演了兩次她的人生,「那個記憶對我來講很可怕,其實我沒死過男朋友,但現在真的覺得曾經有一個人這樣離開過我,對生離死別的感受太深刻。」

史上最天使的劇組 

除了《通靈少女2》,最近瑤瑤也在藍正龍執導的《傻傻愛你,傻傻愛我》中飾演援交妹小爛,和唐寶寶蔡佳宏有許多對手戲。有一場戲是這樣的:小爛在工作上遭遇很不堪的對待,小維突然帶著宵夜跟花出現,「那瞬間又感動,又難過,又開心,夾雜很多情緒,我這麼爛、還有人無條件對我好。我印象很深,我們在西門町,他站在我面前的樣子。」

瑤瑤發現,因為憨兒的加入,不僅導演超有耐心地陪蔡佳宏練習講了100遍美人魚的故事,連向來最急躁的技術組口氣都變得超溫柔。「在這個劇組裡體會到一件非常大的事情是,我覺得人本來都很純真善良,可是隨著時間長大,世界給我們要我們做的選擇我們可能會忘記這些東西,或是我們不敢;但在憨兒身上,我看到他們沒在怕,即便會受傷。因為蔡佳宏一個人的單純善良,影響了整個劇組,那平常我們為什麼沒辦法這樣?為什麼我們長大都不願意去做那個第一個純真善良的人?我現在也會選擇勇敢一點。」

仙姑真正的天命 

無論大小銀幕,甚至公益性質的微電影,透過一個個角色傳遞故事,是瑤瑤心中演員的要務,「我覺得我有一種使命,說真的我不是最努力,也不是最有能力,也不是長最好看的,為什麼偏偏老天爺會給我這些機會,肯定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做到的,可能是需要我去幫忙講這些故事,也可能這是我的人生功課。」

最近,不敢演舞台劇的瑤瑤有機會挑戰,「我其實是個聽話的小孩,別人推我我就走,但我後來發現這樣很不負責任,因為我會覺得這是你叫我做的喔。我想更有承擔力,不再給自己留退路。每個人都有不堪的地方,我也會怕,會把它藏起來,飄走,或用別的方法去圓。可是說真的,勇敢一點,不然它有可能會變成2.0、3.0、4.0,到了不得不的時候會更痛苦。覺知到了就去突破吧,你不過關,它永遠都卡在那裡。」

多謝仙姑開示。那,仙姑自己也會有卡關的部分嗎?「欸,最常卡的好像不是工作,是感情。」瑤瑤大笑。「活到29歲都覺得自己要找到失落的一角,直到最近這一年才意識到每個人原本都很圓很滿,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可以的,她一定能成為一個圓,向著更好的遠方全力以赴地滾去,從容又自在。

Text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台北女孩】認識最甜辣的台北刺青師Birdycody!皮膚是我創作的媒介

向金凱瑞看齊!黃河,「找到角色最像人的樣子,去貼近他,理解他。」

李心潔:「生了孩子後,我希望能有特別的出發,希望你能看到我的一切變化」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