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著菸頭火光消逝的自我詰問-《大佛普拉斯》林生祥「有無」

《大佛普拉斯》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大佛普拉斯》片尾曲《有無》繚繞再三的自我詰問,將片中無奈卻又悲喜交織的矛盾情緒,深化至觀眾內心的最佳收尾。(圖/friDay影音提供,以下同)

編輯/YKC

還記得看完《大佛普拉斯》之後,我曾忍不住心中的徬徨,在FB寫下:

一開始戲院裡都迴盪著因諧趣對白不禁莞爾的大笑聲;但是越趨片尾,大家都笑不出來了,因為我們發現這部電影殘忍且挑明地闡述自身處境,在導演平緩的口白當中,更是明顯。

是的,如果說《大佛普拉斯》是一齣忠實呈現台灣社會底層小人物生活現況的「偽‧紀錄片」;那麼由林生祥譜曲、王昭華填詞,入圍29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的片尾曲《有無》,當中繚繞再三的自我詰問,更將片中無奈、沈重的現實情緒,深化至觀眾內心的最佳收尾。

《大佛普拉斯》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簡單的旋律、歌詞,似乎也讓片中主角菜脯、肚財那鮮明的角色形象,活脫脫地出現我們身邊。

林生祥從來都不是賣弄技巧的「唱匠」,《有無》這首歌也少了些現行流行音樂取悅聽眾的必備要素;但這首歌厲害的地方在於,在觀眾尚未自電影那沈重的觀影情緒脫身之際,簡單的和弦旋律加上平鋪直敘的歌詞鋪陳,更讓這份梗在喉中的唏噓,多了難以下嚥的苦澀感。

人生無定著,世事歹按算,反身的Chance,有抑無。

林生祥甫一開口,我們似乎就能看見菜脯、肚財這兩位角色默默地點上了菸,伴著火光明滅之際,望著窗外的田邊景致無言相對。

菸頭菸屎,有抑無,菸味粉味,有抑無。

隨著吉他旋律緩緩歇止,菜脯、肚財也在菸味、粉味交織的氣味當中緩緩並肩離去;你說這樣的詰問最終是否得到救贖或解答?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這種高深莫測的問題,從來都不是我們這類小人物所能企及。

《大佛普拉斯》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林生祥客家出身的家庭背景,更促使他的音樂養成一種對於社會敏銳、卻又不留情面的剖析力道。

《大佛普拉斯》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大佛普拉斯》從來都不是一齣勵志、頗富生命熱情的電影,片尾曲《有無》更是如此。

當然,別期待看完《大佛普拉斯》,對於人生會有多麼勵志、頗富生命熱情的啟發,片尾曲《有無》更是如此;自黑白片段交織而成的,從來都不是理想主義那一套,導演黃信堯跟歌手林生祥早已看透這一切,劇情與歌詞就像一把手術刀,準確且不留情面的劃開了台灣社會對於底層大眾那抵禦的外在保護殼。

《大佛普拉斯》與《有無》如此鋪陳,絕非僅是企求社會大眾對於底層的關愛眼光;你可能會惆悵、不捨、感嘆箇中寫實橋段,但主角菜脯也好、肚財也罷,即便日子每天可能苦哈哈、了無生趣,他們所求的不過就是一頓溫飽、無事平安的一天。

《大佛普拉斯》劇照。(圖/friDay影音提供)

▲誠如早先所提到,片尾曲《有無》透過反覆的無奈詰問,準確地接續了電影當中那不留情面的現實主義。

你會問,電影看完、片尾曲聽完,又該如何?

《有無》當中反覆的無奈詰問,早已透露出菜脯與肚財這類底層小人物的人生態度;也許他們難免會問這樣的人生、這樣的生活意義是「有抑無」?但這種對於自身存在的質疑與詰問,從來都不需要一明確的解答。

無看兮,無聽兮,無鼻兮,無啖兮,無空思夢想,無代誌。

熄掉菸之後,拍拍身上的灰塵,日子終究還是要過,如此而已。

▲影片來源:Youtube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