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經典/「這裡的寂寞怕我」 詩人周夢蝶14字落款,一字萬金

▲周夢蝶遺墨。(圖/翻攝安德昇官網)

▲詩人周夢蝶。(圖/翻攝安德昇官網,以下同)

記者蔡惠如/綜合報導

周夢蝶這個名字能被提起,已不是年輕人了,2年前他的墨寶進了藝術拍賣,14字的字跡落在如同信箋大小的紙上,據悉約以20萬元賣出,一字萬金,他本人卻一生清貧、不求富貴,在60年代的台北街頭擺書攤維生。

14字,來自鄭愁予的詩,「人人都說怕寂寞,這裡的寂寞怕我。」

▲周夢蝶遺墨。(圖/翻攝安德昇官網)

▲周夢蝶遺墨。

周夢蝶一生寫過的詩不下數百首,共出版過3本詩集,包括《孤獨國》《還魂草》和《十三朵白菊花》,幼年熟讀詩詞跟四書五經,成長過程中歷經戰亂,加入青年軍後隨著軍隊來台,自此與髮妻跟二子一女分離。

過去佇足不去,未來不來
我是「現在」的臣僕,也是帝皇 - 節錄《孤獨國》周夢蝶

1959年起,周夢蝶在台北武昌街擺攤,簡單的木頭書櫃,幾張木頭凳子,繁華喧囂的武昌街,他卻能閉眼享受數於自己的孤獨,書攤彷彿是他的「孤獨國」,當時他已有名氣,許多慕名而來的人圍繞在他身旁與他交談。

周夢蝶特展(圖/閱樂書店提供)

▲之前的周夢蝶特展中,有擺出當時擺攤的情境。(圖/閱樂書店提供)

有民眾請他上明星咖啡館2樓談論文學,漸漸的變成固定聚會,這間咖啡館也變成濃厚的文學之地,在別人眼中他是如此耀眼,但他卻從未離開他的書攤,直到因病結束20多年的擺攤日子。

走過顛沛流離,似乎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人事無常,是從年輕就開始的深深體認,戰爭的洗禮不僅止於外在,融合孤絕與黯淡、平靜與豁達,物質的東西像煙般脆弱,對周夢蝶而言,心靈的豐盈與堅強,才是真正無法帶走的。

▲周夢蝶遺墨。(圖/翻攝安德昇官網)

▲周字寫得極慢,一筆一筆都像修煉。

九宮鳥一叫
早晨,就一下子跳出來了

世界就全在這裡了
如此婉轉,如此嘹喨與真切
當每天一大早
九宮鳥一叫 - 節錄《九宮鳥的早晨》周夢蝶

本名周起述的周夢蝶,其筆名來自「莊周夢蝶」的故事,或許人生就是夢境,而文學永遠沒有答案。

►►看更多時尚資訊分享,快來下載星光雲App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