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是悲傷愈要說出口?心理師:療癒創傷最好的辦法是與他共存 

時尚中心/綜合報導

「如果你壓抑悲痛、無視它,你還是能繼續活下去,甚至可以活得不錯,但你僅剩下的情感將會十分有限。」

我們總是練習快樂、練習堅強、練習不生氣,卻忘了如何練習悲傷……。不管是家庭、朋友圈,當要好的親友離世,情緒動盪會讓所有生者都深受影響。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壓抑悲傷會讓你變得更加冷漠。(圖/翻攝自pexels,以下同)

朱莉亞山繆擔任心理治療與悲痛輔導師超過 25 年,在英國國民健保機構服務,也是威廉王子贊助的英國喪親兒童基金會創辦人之一。見過人生百態的她,工作任務就是在,最悲痛的時刻「打擾」人們,進行悲傷輔導。

我們很少談論死亡,因為當它發生時,大家通常選擇「沉默」,用無聲的安慰,擁抱悲傷的人們;又或者,以「節哀順變」等詞語來粉飾太平、壓抑情緒,但也切斷了所有的感覺和連結。

茱莉亞認為,沒有人面對死亡時,有完好的心理準備,或許會有人誤會,以為做心理輔導的重點,是要帶人們化解悲傷,事實並不然。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輔導的工作,是讓人們正視、面對悲傷。

朱莉亞說:「我看過無數被壓垮的例子,都不是因為他們很痛苦,擊垮他們的,是那些他們為了避免痛苦而做出的其它行為。」因此她用親身經歷過的案例,告訴人們如何梳理情緒、面對悲傷的重要。

悲痛這門課題,就像數學,一定要動手算才能理解,唯有做了「悲傷練習」,我們才能從中被治癒。傷慟不會停息,但我們的心可以擁有平和寧靜;告別之後,療傷之路才要展開。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悲傷總是來的突然,我們只能不斷從實際經驗中「練習」療癒自己。

以下分享一小段,朱莉亞輔導過的案例。

一個有三個小孩的家庭,最小的女兒安珀在4歲時溺死了,菲爾和安妮特作為父母,他們心態很健康,甚至讓朱莉亞佩服,但他們依舊需要出口,一個讓他們宣洩悲傷的出口,而那就是朱莉亞的工作。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安珀的死讓整個家庭陷入悲傷,但這對父母仍選擇快速堅強起來。

菲爾和安妮特都苦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尖銳的回憶和畫面不時侵入腦海,不斷重播安珀溺死的場景。

理解創傷型死亡的其中一種方式,就是把它想成「音量轉大的喪慟」。他們似乎在體內緊握著喪慟,雖然如果我們三人同處一室,我會更能掌握這點。

討論完線上諮商怎麼運作後,我們開始談到創傷。我解釋,除非他們說出喪慟,否則將無法處理它。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要陷入悲傷的人,再次提起回憶很殘忍但卻是必須的。

處理創傷有很多方式,而我認同的觀點是:創傷像是許多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的小紙片,而心理治療的過程是仔細檢視每一張紙,重新湊對感受和事實,建構出一個清楚、有統整性的故事。

重複提起事件的點滴,能把創傷從大腦中負責「戰鬥/逃跑/凍結不動」的那部分逐出,移到理智思考的部分,跟所有「正常」的記憶貯存在一起。

這個過程很辛苦,只能一點一點進行。他們學到藉由放慢速度、深呼吸、順應身體反應,來調節自己的系統。當他們可以敘述得比較久時,便向我娓娓道來這場悲劇。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當你能夠說出悲傷的經過,那便是治癒自己的開始。

主要引發他們創傷的畫面,就是看見安珀浮在水面、將她拉出泳池、不斷嘗試心肺復甦卻失敗,接著將她的屍體抬到救護車上。

每每看到那些畫面,他們體內就好像有一道悶住的尖叫即將爆發。我會和他們一起做呼吸練習,讓他們平靜下來;我體內的強烈情緒在諮商之後也久久不散。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對於喪女的痛苦,菲爾曾說:「那是一股震耳欲聾的沈默。」

從很早開始,菲爾和安妮特便做了一個相當明智的決定:不要讓罪惡感吞噬他們,雖然內疚的感覺如此巨大。他們強烈相信自己要為了碧翠絲和亨利(另外兩個孩子)而沒事,他們必須確保孩子們過得快樂。

然而菲爾也覺得身為父母,夫妻倆應該做孩子的模範,教導他們如何喪慟。

他不斷在一個兩難的狀況折衝:如何活在當下,同時繼續抓住安珀和其中所有痛苦。他對她的思念永無止境,希望藉由談論安珀來讓她的精神繼續存在,也讓整個家庭有機會適應得更好。我認為他是對的。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在孩子們面前,父母再悲傷都要撐起笑容。

我會聽他們說話,幫忙釐清他們的感受,同時支援他們維持生理系統平衡的努力;創傷回憶可能會使他們迅速陷入高度警戒的狀態,彷彿置身於危險之中。

根據我的瞭解,菲爾和安妮特兒時都受人疼愛:雖然也有發生困難的事件,像是雙方的父母都離了婚,但並未在他們心中留下陰影。成長時得到安穩且可預測的愛,為他們築下健全基礎,讓他們能承受安珀的死所帶來的灼熱傷痛。

▲悲傷練習。(圖/翻攝自pexels)

▲菲爾和安妮特的成長環境,造就兩人非常健全的心理。

某次諮商結束時,我說出心中的疑惑,問他們從我這裡得到了什麼。原來我是唯一他們不需要掩飾感受有多糟的人,可以和我一而再、再而三探索同樣的問題。

此外,我自始便和他們在一起,其中意義重大,因為我見證了他們歷經這段路的轉變,至此能夠再度相信自己。

幾個月後,我們發現心理治療做得夠多了。他們已經找到方法過活,同時不會遺忘安珀。對我們所有人而言,這是一個苦中帶甜的結尾。

正向的是,他們不再需要我的幫助;難過的是,我們現在要說再見了。這是一段非常親密的關係,以安珀為中心點。

【書籍推薦】

▲悲傷練習。(圖/商周出版提供)

★書名:悲傷練習

★作者:朱莉亞‧山繆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09日

★建議售價:新台幣390元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