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識10年的兩位已婚消防員 對他們來說「救人」就是本命

▲相識十年的兩位已婚消防員▼ (圖/婚姻平權大平台攝)

趙彥鈞與張津唯同期,前者73年次,後者75年次,受訓時同期,已經認識十年。目前皆任職於消防隊。

他們是周錫瑋時代入行的消防員,當時因為人力嚴重不足,救災人力吃緊,2009年增加消防基層特考500人。儘管如此,他們說消防跟警察的人力始終補充不了,除了辛苦,還有來自家人的擔心跟壓力,新北市每年大概都有十個以上離職。

他們觀察,北部的警消其實很多中南部小孩,像他們隊上大概七八成都是中南部人,都是一個月回去個兩三次。颱風天或是重大災難,如果剛好休假就是停休歸隊。身為消防員,反而沒辦法照顧到自己的家人,這是當消防隊比較感傷的事情。總是在救陌生人,但是可能連打個電話給家人都沒有時間。

「出勤的時候我們都會注意自己的安全,一定的。一定都是這麼講,可是總會有意外,我們自己都知道有意外啊!可是能怎麼辦,這是工作,又不只是工作。這份工作是需要有熱忱才能持續下去,所以哪怕是賭,哪怕每次任務都是賭,我們也要去做,這就是消防員。」張津唯說。

趙彥鈞笑說,「頭路有就做啊!反正應該也回不了頭。危險肯定都遇得到,就是看指揮官那時候怎麼帶隊,有的是保守攻擊,好好灑水,有的是要你深入火場,那種就夭壽了。所以我看幾乎每次發生問題,都是因為指揮官要求深入火場。到底有沒有人員受困,其實沒有人知道。他就說『你去確認嘛!』 但那個室內空間,水線牽進來一定馬上迷路,都是火跟煙。」

他們解釋,跟電影裡出現霧濛濛的場景不同,全面燃燒的火場是完全看不到東西的。就像有人會問,戴眼鏡的消防員怎麼戴面罩,其實在火場近視也沒差,根本沒有能見度,只是在找亮點,或是依靠觸覺,一路摸著水帶出來。趙彥鈞遇過一次工廠火警,是台灣最常見的鋼筋混凝土建築,五樓在燒,他一路攻進到四樓,看到黑煙從樓梯蔓延,像溪流一樣在上頭流動,依照經驗他感覺這煙流不對勁,趕快往下衝,連水帶都來不及拿。結果是閃燃,爆燃,四樓一瞬間全面燃燒,差點變成跟桃園一樣的大火。趙彥鈞說一定遇得到的,就靠經驗去克服。

「你不知道下一秒是活的還是死的,就是真的是搏命,是賭,賭那個運氣。譬如說:前面燃燒的工廠,鋪水線要從頂樓下去,它可能是鐵皮屋,鐵皮屋我們一定會找到最適合腳踩的點那個屋頂,那個就是搏命啊!因為你萬一沒有踩好,你就是墜落。我每次出去都是在賭,賭我這次能不能成功。我們當然知道安全守則,但是我們就是想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張津唯說。除了救火工作外,消防員尚有許多業務任務要執行,在社會觀感上備受尊敬的消防員,離開火場執行業務,卻常常要遭受到各種不合理的對待,在各種壓力下,他們無法拒絕這些請求,體制尚有許多可改善之處。

張津唯跟太太結婚之前,有個張姓消防員跌落電梯塔。對方家人先看到新聞,非常緊張,催促女友趕快聯絡,確認到底是不是他。對消防員的親友而言,任何風吹草動都令人緊張,甚至只要聽到警笛聲響起,聽到消防車經過,或是新聞裡的重大災害,心情絕對會受影響。

趙彥鈞是高雄人,很多親戚朋友都是警消,這也是他一開始報考的推力。已經是兩個女兒的爸爸,太太是護理師,小孩三歲左右,太太便回醫院上班,爺爺奶奶幫忙顧孩子,他也希望孩子在故鄉長大,可以把台語學好。依照制度,他可能十年內都調不回故鄉,一家四口勢必繼續分離。講起火場驚險,他談笑風生,而提到家人,他低頭再沏了一壺茶,暗暗擦掉眼淚。沉默了好一陣子,他說起當爸爸的心情很單純,只要看到孩子快快樂樂,他就很高興。他說:「以後一定有不快樂,一定會有很多坎坷,這都遇得到,小孩自己去克服,但是我盡量支援。」

除了出自對工作的熱忱跟尊重,他們說,消防員的職業本命就是救人。

「你今天就算不是消防員,你也會想要救人,只是因為你沒裝備。消防員沒有比較厲害,我們只是有訓練,有裝備,但是我們的心是一樣的。大家都有惻隱之心,譬如說你看到人家跌倒會想把他扶起來,這是一樣的道理。」張津唯說,「我覺得這是一樣的事情,異性戀相愛,同性戀相愛都是一樣的,都是愛。為什麼我們要結婚?結婚就是一個對方一個保障,最基本的就是醫療上的一個保障,我出事了他可以幫我簽字,我們是為了彼此。我當然會希望,所有相愛的人都可以擁有這樣的權利。並不是要提升同志權利到什麼境界,而只是要求大家的權利一樣。」

「我們看過那麼多生命的故事,看過那麼多窮苦人,消防體系幾乎是整個政府機構的系統最後的一個防護網。就像社會局有需要,我們也是去,愈是辛苦的人家,一定是要盡力幫他們,這是最後的防護網。」趙彥鈞說,「回到最初就是尊重。我自己有兩個小孩,會想要把好的東西傳給下一代。我們讀那麼多書,就是為了理解更多事情,對更多不一樣的事有尊重,把正確的事情傳給小孩。」

身為人夫、人父,他們煩惱社會上的歧視,都是沒有正確的價值觀而導致,歧視會循環,歧視的人繼續教育出會歧視人的小孩,必須站出來,把這些事情導正。與此同時,他們也持續跟每一日的生活戰鬥,與體制貼身肉搏。談起往後的日子,打火生涯大概會在55歲左右退休。張津唯問:「活得到那時候嗎?」趙彥鈞則爽朗笑說:「可以啦!」

※本文由婚姻平權大平台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