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就是國際!周裕穎:「有個性不需要時尚,沒個性時尚也無用」

▲(圖/周裕穎/丘丘)

近幾年,越來越多台灣設計師走上國際伸展台,這的確是充滿話題性的成就,也是讓品牌地位穩固、拓展海外市場的關鍵要素。

但有一位時尚設計師,他早已成功進軍海外、屢屢登上紐約時裝週的舞台,卻不就此愈發自傲或輕易感到滿足,「Local is global,愈在地,愈國際」反倒才是他堅信的理念,融合東西兩方的藝術、傳統與現代的元素,將台灣在地文化發揚到國際更是他的設計初衷與目標,他就是-周裕穎。

▲(圖/周裕穎/丘丘)

在這容易盲從、跟風的時代,「有個性不需要時尚,沒個性時尚也無用」則是他一直以來高喊著的口號,從他與運動品牌、歷史博物館的跨界合作,到找來曾國城為品牌走秀便不難發現,他的確用實際行動在呼籲著眾人,其實「有個性、做自己」才是時尚的最根本之道。

看到這,想必你和Wazaiii編輯一樣,不免想著他身為一位走上國際的時尚設計師,為何要回過頭來推廣台灣在地傳統文化?難道不該打鐵趁熱、加緊腳步在國外行銷自家品牌?

這回,就讓Wazaiii編輯為你請來周裕穎本人,親自一解所有疑問。

「您想成為服裝設計師的契機為何?當初選擇自創服裝品牌的原因是什麼?」

『我其實不想成為服裝設計師,也不覺得我在做的事情是「時尚」,我從不會定義自己是個Fashion Designer,我只想當個Creator。服裝設計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平台、一個大家覺得「很有意思」的產業,所以我用時裝這個產業來包裝我未來所有的計畫,而它只是我人生眾多規劃的其中一個部分與階段。

當初會創立自己的品牌,純粹是因為我想做些「酷」的東西。至於為什麼叫Just in Case,當然是因為我叫Justin嘛!其實跟我過去在義大利念書也有關,這就是一種義式幽默,我覺得叫這個名字很好玩啊!後來會改成Just in XX,是因為進軍海外時才發現Just in Case這名字早就被註冊走了!加上當時品牌已經發展到一個階段,我們開始跟不同的品牌或行業做聯名、跨界合作,於是我就想到「XX」。「XX」就像是繩結,象徵著我們把不同的兩個領域串在一起,而且「X」是「十」的意思,也代表著Perfect,代表我們期許自己能往兩倍的Perfect前進。』

▲(圖/周裕穎/丘丘)

「您的品牌充斥著前衛的概念,而台灣的顧客群在看待時尚、服裝的想法仍相當保守,對此現象您有什麼看法?」

『台灣人對時尚的接受度非常低,直到現在都非常低,連我自己的爸媽都無法接受。但你想想,當我們今天走進一家蛋糕店,第一眼看到那些玻璃櫃裡的蛋糕,可能都會在心裡驚呼:「哇!好可愛!好漂亮!」但你會買嗎?不會啊!大家最後還不是買那些最基本的紅豆麵包或是菠蘿麵包。同樣邏輯,今天川久保玲把她Runway上的衣服送你,你穿嗎?你如果穿了,連捷運站的閘口都進不去!所以儘管人們依舊保守,我的品牌中心概念還是很簡單,我想用一些有趣、酷的玩法,吸引大家去關注並討論這些我們提出來的概念!而且我就是要創造話題,因為現在的時裝都太一致化,太無聊了。』

▲(圖/周裕穎/丘丘)

「您取得服裝碩士學位後,是否立即投入服裝設計相關產業?曾經有過其他嚮往的職業嗎?不同性質的工作經驗是否有助於品牌經營?」

『有件事很好玩,就是我根本沒有當過一天的時裝設計助理。那時候,我想去哪裡工作,就寫二張酷卡寄去, 一張印著概念性的作品,一張印商業性的設計,然後在卡片的背面我會用毛筆字寫上:「您好,我是周裕穎,我剛從義大利米蘭念完服裝碩士回來,希望您可以給我一些職場上的建議。」就這樣,我在設計雜誌《PPAPER》拿到第一份工作,也從那裡學到非常多關於行銷的概念,以及如何透過媒體與視覺的力量去影響眾人。

▲(圖/周裕穎/丘丘)

▲過去在設計雜誌工作的經驗,讓周裕穎了解到行銷與媒體的力量。

我最嚮往的職業,其實是「考古學家」,其他工作倒是沒有特別想去做的理由,因為我認為只有無法達到的事情,才值得被「嚮往」。但沒有辦法達到的目標,我還是會盡力去試試看啦!我不會停止嘗試,也不害怕被拒絕,因為我相信即便是現在沒辦法做到的事,只要我想,有一天我一定會完成它。在參與不同性質Project的時候,我從不把它們當成工作來看待,我會從裡面找出可以學習的東西,去理解那些不曾學過的知識,好比我因為忘記帶鑰匙找來鎖匠幫忙開鎖,連看他拿衣架在那邊勾,我都會把他學起來。總之,我認為每件事都是生命經驗的累積,對往後的生活或是工作都會有所幫助。』

「您在台灣、東京、紐約三地都曾辦過秀,您認為在這三個地方辦秀有什麼差別?您最喜歡哪一個?」

『我第一個辦秀的地方是在東京,日本人啊!真的非常嚴謹!當時我們遇到的秀導、工作人員、模特兒都非常專業,我很喜歡他們做事的態度,比如說袖子要折到哪個位置、Model的眼神要看哪個方向,他們都非常講究。在東京的那一場秀,也是我辦過的這麼多場秀中,唯一沒有穿錯衣服的一次。在台灣辦的秀,每次服裝都會穿錯啊!因為都是臨時組成的團隊,裡頭幾乎都是沒什麼經驗的學生,穿錯服裝根本就是家常便飯。至於在紐約的秀,基本上就是「Freestyle」的路線。紐約那邊的秀導都cue的很free,我們史上頭一遭有Model來不及換衣服的經驗,就是在紐約秀場發生的,到最後也因為這樣,有兩套設計根本沒穿!還有,我們也遇過模特兒在走秀當天根本沒出現,或是嚴重遲到的狀況,這些在紐約辦秀時都很常發生。但每個國家發生的事其實不盡相同,所以沒有喜歡不喜歡。』

▲(圖/周裕穎/丘丘)

▲(圖/周裕穎/丘丘)

▲周裕穎在每一場大秀總是親力親為,謹慎對待每一件作品。

「您為何會選擇到義大利唸書?」

『第一,是因為我以前非常不喜歡美國,哈哈!第二,在那個年代,我很喜歡Galliano跟McQueen,這些厲害的設計師全都在義大利,我當然就是全力想申請到那裡的學校!第三,當時我女友就在義大利唸書,所以我決定要跟隨她的腳步。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候真的非常「牡羊座」,熱情又直接了當,連義大利文都沒學就直接殺過去唸書了,只因為我要談戀愛!但到米蘭之後,我發現自己並沒有這麼喜歡義大利,那些大家都搶著逛的D&G、Prada......我一點都不想去,只有幫家人買東西的時候才會踏進精品店。雖然我說自己不喜歡義大利,卻不能否認我所有的時尚養分,都是在義大利唸書的那幾年汲取到的。因為他們除了教你設計邏輯,也教你如何擁有商業架構的知識!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然你看為什麼像Valentino、Gucci這些賺錢的品牌,都是出自於義大利人之手?』

▲(圖/周裕穎/丘丘)

「誰啟發了您的設計理念?在做設計時您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從很小的時候,大概21、22歲時就很喜歡Margiela。那時候在遠企百貨裡的Joyce有進他們家的東西,旁邊還有McQueen的櫃,所以我每次去逛的時候,頭皮都有種被「電到」的感覺,覺得這些設計師超強,竟然可以設計出這麽美的東西。Dior Homme那時也才剛出來,但就是出了一堆大概只有25、26腰,然後褲管很窄的褲子,每次我只要進去試穿,都會聽到外面的櫃姐說:「那男的一定是gay,穿那麼緊的褲子!」這些我覺得設計超美的品牌,以前並沒有那麼貴,但當時的我也還是買不起,只能去逛街過乾癮。後來有金錢能力的時候,我就開始蒐集這些品牌的古董或二手衣,沒有什麼特殊原因,純粹只是因為「美」、「我喜歡」。這跟我做每一季作品的設計理念都一樣吧?我只想根據我喜歡的、酷的、有趣的概念下手,讓大眾可以藉由設計去了解我想傳達的理念與內涵,賣不賣倒是其次。』

▲(圖/周裕穎/丘丘)

▲(圖/周裕穎/丘丘)

「許多品牌都與名人合作,藉以達到雙贏局面,您為什麼選擇綜藝大哥曾國城,而不是更具時尚辨識度的明星來為品牌走秀?」

『主要是因為我每天都加班到非常晚,然後我都會跟小白一起吃曾拌麵當宵夜。(Wazaiii編輯貼心補充:小白為周裕穎之愛妻兼品牌公關)這就是一種祕密的力量啊!我們每天都吃曾拌麵,直到突然有一個機緣,有人問我們要不要找曾國城合作,我就想說為什麼不行?我是比較沒有設限的設計師,我覺得基本上沒有不能做的東西,但是要做就得有趣味!

▲(圖/周裕穎/丘丘)

▲周裕穎找來曾國城為其品牌走秀,雖說跌破眾人的眼鏡,卻也換來出奇不意的趣味效果。

這也跟我自己本身很喜歡「符號學」有關,就像全聯的廣告,大家是不是對全聯先生和全聯廣告的印象很深刻?這就是因為你覺得以前的全聯很土啊!所以很容易做出反差。同樣邏輯,你找個一般般的人,甚至找個胖子去改造,是不是就能碰撞出火花、做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對我來說,這些創作都是符號學的展現,所以我只是覺得他很酷,也認為這是很棒的合作機會,我就去做了。而且我要說明,我並不是要把整個品牌概念定位在傳統的華夏文化,我不希望台灣或我本人被外國的刻板印象給侷限,不是說看到客家花布、原住民就等於台灣元素,而是應該是要讓大家覺得這個元素或是這個人很酷,再認知到他們是來自於台灣。簡單說,就像李安拍電影,也不是全都在講東方啊!川久保玲跟山本耀司他們能名揚四海,也不是因為他們每套設計都做日本和服!』

▲(圖/周裕穎/丘丘)

「您是從何時開始收集二手服飾?又是從何時開始把二手服飾納為設計元素?」

『說到起源,讓我先來說個故事。大概在7、8年前的LA,有個女孩子叫Marci,她平常都在UCLA擔任part-time的客座編輯以及在餐廳打工,而她最大的興趣就是逛LA的一間二手店。有一天,這間二手店的老闆去報警,只因為她超過一個禮拜沒有來店裡,因為她通常一、兩天就會去串門子,且她也沒說有出遠門的計畫。後來警察去她家,才發現她因為心臟病發作而死在家中。後來大家在幫她整理遺物時,居然在她的衣櫥裡頭發現1200件全新的Martin Margiela!最後這個開二手店的朋友就把這些古董衣拿到店裡,並決定要拍賣其中的300件,然後將錢捐給單身婦女的協會。這是我收集二手服飾的起點,因為那300件古董衣中,我就買了大概100多件,而且很多都是最貴的。我會大量收購也是因為自從Margiela在08年退休後,我就再也沒有買過Maison Margiela的任何東西,就算Galiano再怎麼厲害,我都覺得那已經不是原本的Maison Margiela,所以我只想讓記憶停留在那個Margiela的輝煌時代。當然我還有收購其他二手衣,像是我去日本的時候所挖掘到的古代旗袍、棉襖、和服,或是一百多年前的那種絲質襯衫。

▲(圖/周裕穎/丘丘)

▲(圖/周裕穎/丘丘)

▲(圖/周裕穎/丘丘)

▲周裕穎收藏了許多古董服飾,在他眼裡這些老件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更代表著它們所屬時代的輝煌與記憶。

如果要說何時開始把二手服飾納為設計元素,我還真說不準個時間。但印象最深刻的作品,大概就是我幫小白做的婚紗,那是從三套古董婚紗去拆解再重新建構而成的禮服。仔細回想一下,我自己的確也蠻常使用二手服飾上的元素作為新品的某部分設計,但那也是因為有些布料、鈕扣,現在根本已經找不著,只有從那些珍貴的古董衣上面取下所需的物件,並將其擅用在新設計之中,才能重新賦予它的新生命與價值。』

▲(圖/周裕穎/丘丘)

▲(圖/周裕穎/丘丘)

▲連老婆身上的這件白紗,都是周裕穎親手製作!他將三件古董婚紗拆解後重組,製作出這席絕無僅有的禮服。

「近幾年,您與故宮、董陽孜、歷史博物館的跨界合作,都成功將台灣當地藝文推上國際舞台,當初您選擇與這些單位和藝術家合作的原因為何?未來還有特別想和其他產業合作嗎?」

『這跟為什麼找來曾國城走秀的回答一樣,沒有為什麼,因為我覺得很酷,也認為這是很棒的合作機會,我就去做了。至於未來還有沒有特別想跟其他產業合作的問題,我只能回答:「有!」而且目前正在洽談,所以不能跟你說!但到時候確定合作之後,你看到出來的成品,一定會「喔喔喔!」的倒抽一口氣!』

「身為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系講師,您最常面對學生什麼樣的問題?」

『最常被問到「怎麼自創品牌?」因為他們看到的世界就是很光鮮亮麗,也相當嚮往設計師最後出來謝幕的那個畫面!但我給他們的回答,通常都是:「不要做品牌!再活一次的話,我是不會做品牌的。」我會建議他們去嘗試看看別的產業,像是策展、開教室、教小孩子之類的。因為說真的,我本來也沒想過有一天能夠以做衣服來賺錢。但我只能跟我的學生說,現在設計師都愈來愈少自由了啦!你愈是離經叛道,你的自由度則愈少。不然你覺得CELINE做得好好的,為什麼Phoebe Philo要走?那一定都有原因的阿!當你做起事來沒有了自由,那就再也沒有任何更好的理由繼續支撐你走下去。』

▲(圖/周裕穎/丘丘)

▲周裕穎說道,現在設計師自由度愈發減少,必須在市場考量與品牌設計之間來回琢磨、取捨,絕不如大家想像中那般光鮮亮麗。

「您認為身為一位服裝設計師,除了設計能力,還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技能,才足以進軍海外?您又是如何精進自己在設計以外的專業知識?」

『第一個,我覺得身為設計師要敢表現自己,自己要能夠站得上那個舞台。很多年輕的設計師就是太安靜、太害羞,或是不擅於表達。第二個,當然是你的頭腦要夠清楚,要知道你到了美國、巴黎、日本,面對的是不一樣的TA跟Buyer,這些都是你必須要去瞭解的東西。針對不同地方應該用不同方式去推你的設計,像我們自己去這三個地方參展,帶的衣服都是不一樣的,而且因為我們的品牌比較小,外國人很看重的就是主題概念,他會覺得從概念中可以找出你這個人對時尚的看法。

我會花大量時間在閱讀各種東西,包括商業週刊、天下雜誌等等,我反而不是很喜歡在外面Social,時尚圈最宅的應該就是我!我覺得閱讀任何種類的書都會成為養分,像我去演講的時候,都會推薦大學生或高中生讀推理小說,因為推理小說的情節,通常都是從人物的死亡進而發展後續的故事線,接著就會開始推敲這個死掉的人物,他是誰、他怎麼死的、在哪裡被殺死的、什麼時候被殺死的、為什麼殺他。這就跟行銷邏輯的5W1H(Wazaiii編輯貼心補充:5W1H為Who、What、Where、When、How)一樣啊!我們轉換到品牌行銷面來看,不就是在探討消費者誰買這個產品、她為什麼要買、她用在哪裡、她什麼時候用、她如何使用。對我來講,所有事情都是貫通的,純粹看你怎麼實踐它。』

▲(圖/周裕穎/丘丘)

▲周裕穎會花大量時間在閱讀上,且不設限於任何種類,他相信每一個從書中汲取的養分,最終都會有它派上用場之處。

「擁有服裝設計師與品牌主理人兩種身分,您如何在商業與藝術之間取得平衡?」

『在商業與藝術之間,我覺得我的邏輯比較像唱片歌手。為什麼這樣說?你有發現,12月是最多人出專輯的時候嗎?那是因為接下來就是尾牙、商演、跨年啊!各式各樣能賺錢的活動都需要歌手去表演,大家當然要把握機會好好賺錢。然而,全世界只有一個蔡依林、一個蕭敬騰,只有在他們趕不來的時候,客戶才會找第二線的歌手上陣。但儘管獨一無二,蔡依林跟蕭敬騰也還是會接尾牙喔!再獨特、再有風格,還是要賺錢的。

我在做品牌的時候,也是用同樣的邏輯在思考,我們的服裝當然還是賣得不錯,但它只是我的Branding,我們還有其他像是制服設計、跨界展覽的收入。我希望用一個品牌來建立整體形象,讓我的公司更像是一間行銷策展活動的公司,而不只是單純做服裝而已。商業操作跟藝術之間,基本上不會卡住,只是你要不要妥協的問題,跟哪個面向要佔多一點比例,就這樣。況且我覺得,有時候商業化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不然那些大集團底下的設計師、員工,要靠什麼吃飯?』

▲(圖/周裕穎/丘丘)

「您覺得社群媒體的快速發展,為設計產業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及改變?是否因而讓您在自身品牌的社群操作上考量更多的面向?」

『我覺得簡單講就是劣幣驅逐良幣呀!因為社群讓所有步調變得快速,也會讓你原本對新事物的那種期待感都消失殆盡。記得我以前還在唸書時,都很期待每次換季的時候,品牌會出那種很大本的Collection。那個年代沒有大秀的即時轉播,等到這本Collection出來大概是辦完秀的兩個月後了,但是你會花很多時間在看每一張圖、研究每一件設計。現在不一樣了,雖然每天都有新的秀圖可以看,但這樣社群快速瀏覽的習慣,已經漸漸影響我們對服裝的記憶,即便你再喜歡那個設計師,你都會慢慢忘記他的設計。我覺得現在社群有太多照片,大家只會把它們存下來,等到哪天要創作的時候,再把它拿出來『參考』,這是很弔詭的情況。但社群媒體讓大家拍照的平均質感上升也是事實,每個人都可以把照片拍得有模有樣,只是要有「獨特性」的很少,大家的作品都漸漸走向越來越一致化。對我來說,這就是時裝的樂趣正在一點一滴的消逝。至於我們品牌的社群操作,就是「不要操作」,因為我在社群媒體這一塊是很不及格的。簡單來講,我的確很喜歡服裝,可是我覺得當明星跟分享是兩回事,因為我不是那種愛炫耀或喜歡去講生活大小事的人,而且我也不想洗大家的版,所以如果叫我自己去社群平台上分享東西,這真的有難度!但是,如果有一個人幫我側拍或幫我分享,那我就OK。』

▲(圖/周裕穎/丘丘攝)

「品牌聯名在現今的時尚圈成為常態,您如何看待這樣的操作手法?」

『我在米蘭參與過一次品牌聯名的活動,是Karl Largerfied跟H&M的合作,其實我對這個操作手法是抱持正面態度的。就像Moschino跟H&M聯名,雖然我不會去買,但如果讓喜歡這些牌子的人,花一點點錢就能買到這些東西,我覺得很酷啊!所以聯名這件事我基本上是看好的,還可以找出一些潛在消費者。這也是我們正在前進的方向,但我們沒有一定要跟哪個品牌聯名,只是我覺得這蠻好玩的,也會呈現出跟品牌原本設計不一樣的地方。因為以前時裝是歸類成給社會階級比較高的人或獨特的人,那透過這樣可行、可負擔的聯名方式,也可以讓更多人認識品牌。』

「您會給未來想進入這個產業的後輩們什麼建議?」

『我覺得做什麼產業都一樣,都要先去深入了解再說。像我就很喜歡江振誠寫的文章跟他說的話,因為我覺得自己有很多感受跟他的想法很類似,很多人根本沒有真正去了解這個產業,就想要投入,那最後就只會變成進來這個產業「觀光」!這現象在我自己的公司裡頭也存在啊!但現在我們自己也會慢慢調整,因為的確不是所有的人對時裝都這麼熱愛跟投入。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換個角度思考、讓不同的人參與不同計畫,好比坐火車一樣,終點都已經設定好,但每一個停靠站,就是會有人想要上車,也必定會有人選擇下車。以前我還會抱著培養新人的心態,每週都會抽出一個時間親自去教他們,但這一年我幾乎沒有再這樣做過了。現在我們選擇的方式就是,如果你想要留下來工作,或想在這裡學到很多東西,你就自己從做中學,我不會再另外開一個課程,或告訴你應該怎麼做。』

▲(圖/周裕穎/丘丘攝)

「您曾說過未來不會讓自己困在設計框架中,意味著您將著手其他設計以外的計畫嗎?」

『我有十個計畫想執行。第一個是寫小說,其實我想寫小說非常久了,是一個真人真事的改編,而且我都已經手寫好大綱了。第二個,我會開一間跟時裝有關的咖啡廳,其實這也都在洽談中了。第三個是我想開間學校,原因很簡單,因為我那時候在米蘭念書,我的老師們就都是業界的服裝設計師,他們可以給出非常專業的業界設計邏輯,所以我想要開一間這樣的學校,教採購、教Marketing、教buyer。第四個,我要把白寶捧成時尚界最酷的icon(Wazaiii編輯貼心補充:白寶為周裕穎之愛犬)。第五個是我想開個時尚策展公司。第六個,我想開一家布店。第七個,我們最近有在策劃要開設YouTube頻道,但實際要怎麼執行就還在思考中,我可能要去看心理醫生,先學會怎麼去跟一堆人分享我想說的東西,卻又不覺得自己是在賣弄什麼。第八個,我最近要開始學做菜。第九個,我想要出一本屬於自己的攝影集。最後一個,我現在不能說,總之它是個很酷的點子!』

▲(圖/周裕穎/丘丘攝)

▲除了經營品牌、設計服飾,周裕穎也將開始著手他為自己在設計領域之外所訂下的「十大計畫」。

「您認為時尚是什麼?」

『我認為,時尚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時尚基本上要能夠跟著生活一起往前進,這才是時尚。許多人總活在過去,就像伍迪艾倫主演的《午夜巴黎》的情節,每個年代的人總會不停向他訴說「我們以前那時候多棒啊!」大家總會覺得「我們那個時候最好」。可我不是這樣想,我覺得時尚基本上就是「現在」,現在生活中發生了哪些事,你就要照現在的標準或規範去做,因為你還是要在這個時代生存,只是可以用適合自己的方式進行。

所以我覺得時尚這件事,簡單講就是生活,還有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做自己。』

▲(圖/周裕穎/丘丘攝)

後記:

那個要專訪周裕穎的午後,Wazaiii編輯其實一直滿懷著緊張的情緒(基於一種居然能夠專訪到偶像的心情),從公司出發至踏進他的工作室的過程,腦中都不斷想著等會兒在專訪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作筆記、確認錄音、注意每個問題是否都有問到⋯⋯。

「我先去買個啤酒!」這時,有位男子邊走下樓梯、邊穿上他的外套,還同時對我們這樣喊話。等等,那不是周裕穎嗎?他剛剛說要去買⋯⋯啤酒?沒幾分鐘,他本人拿著已經打開的啤酒罐回到工作室,還一邊跟Wazaiii編輯寒暄以及確認訪問細節。

正式訪談中,周裕穎那些讓Wazaiii編輯感到醍醐灌頂的各種回答,相信各位看完上面的內容,都已能明白我的感受。但其中,最令Wazaiii編輯印象深刻的地方,便是周裕穎隨口就能說上一段關於時裝的歷史或故事,且說的既深入又生動。每每聽完一段他講出來的內容,都讓Wazaiii編輯不禁思考,究竟一個人要對時尚擁有多深切的愛與關注,才能以如此流暢、彷彿自己曾經歷過這些故事般的口吻,分享給現場的每一個人?(至於這些讓Wazaiii編輯聽到起雞皮疙瘩的故事,我們就靜待周裕穎的YouTube頻道成立,由他自己說給你們聽。)

這一下午與周裕穎的對談,著實是一段令人感到充實且踏實的時光。Wazaiii編輯更認為,與其說這是一場專訪,不如說是周裕穎為我們上的一門時尚學。

關於周裕穎

JUST IN XX品牌設計師。義大利 Domus Academy 設計學院與英國 University of Wales (DA,Milan,Italy) 時尚設計雙碩士。囊括各項服裝設計大獎。畢業後任職于大型服裝企業與廣告公司擔任設計總監一職,近年來則致力於自有品牌的發表與創作。周裕穎的時裝美學,緊緊環扣於中西文化衝突中的幽默與反思。『古今中外』這個概念每季多能於他所設計的系列中體現,就如同他本人所說︰「JUST IN XX是一個不需多做解釋的品牌,不論東方人或西方人,一定都會了解我所設計服裝上所代表的語言符號,並會心一笑,仔細聆聽著。」

【延伸閱讀】

|Wazaiii看秀零時差|LOUIS VUITTON 2019 秋冬男裝:Virgil Abloh Just Beat It
|Wazaiii看秀零時差|必須承認,Dior Men是未來男裝的爆款
怪怪Wazaiii編輯部的戀物小秘密

【本文由 Wazaiii.com 提供《ET FASHION》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授權許可,請勿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