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佩妮:活著就該順水而生

圖、文/FASHION QUEEN

TEXT&STYLIST:RUBY LU
PHOTOGRAPHER:AJERRY SUNG
PLANNING EDITOR:QUEENIE KUO
MAKE-UP:VENNY CHEN
HAIR:ETHAN YAO @HAIR CULTURE

為顛覆戴佩妮一直以來的清新造型,本期《Fashion Queen》藉著時裝和珠寶,讓她以優雅華麗的姿態出現在鏡頭前,藉著她流暢的肢體語言,讓每一個造型都閃耀著光芒。

當戴佩妮(Penny)換上我們為她準備的服裝、戴上珠寶後,她熟稔地走到架設好的背景,身體非常自然地隨著音樂變換姿勢,幾乎不用攝影師指導,鏡頭前她彷彿在跳舞,享受當下每一個快門,就像她在採訪中分享:「活著就該順應水流,身體和環境會告訴自己下一步在哪裡。」

▲Tiffany & Co.16.87克拉橢圓形丹泉石鑽石項鍊,NT$ 2,290,000;17.61橢圓形丹泉石鑽石耳環,NT$2,485,000;7.7橢圓形丹泉石鑽石戒指,NT$ 955,000,Diane Von Furstenberg色塊洋裝,NT$20,300

看著她如水般流暢的肢體動作,這才想起當初她是想來台成為雲門舞集的舞者,而非發展歌唱事業,戴佩妮憶起在馬來西亞大專畢業時,她在成為舞者和歌手的十字路口徘徊,「我請教許多舞者前輩的經驗,舞者在藝術層面雖能得到一定的滿足,但不全然能選擇鍾愛的舞蹈,為了謀生,必須在萬聖節扮南瓜玩偶;等到一定年紀,又需要花錢和時間療養運動傷害,」讓Penny決定放下懷抱著10多年的舞蹈夢,成為創作型歌手,因為成為創作型歌手的她可以掌握的是,唱自己的歌、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生命,為每一個音符和每一句詞賦予最真摯的情感。

戴佩妮出道這16年來,從沒唱過別人的作品,「可以說我很幸運,又或是固執,這中間當然有很多人建議我偶爾唱唱別人的歌,但若是一時被名利沖昏頭而妥協,我會對不起當初懷抱11年的舞蹈夢,也對不起當年站在十字路口的自己,」但她就是有能耐,可以埋頭不停寫歌,寫到唱片公司也認同她只唱自己的作品。

還沒出道前,還是中文系學生的她就不停地創作,每一首歌記錄著自己的生活,無所不寫,對她而言,一首又一首敘事式的歌曲就是她的日記,每一首歌都有著清晰的畫面,「就像隻身來台發展歌唱事業時遇到的大小挫折,我很少會掉淚,也幾乎不記得,僅將它視為成長必經之路,悲觀的那一面就寫進歌裡,而且最私密的情緒只有鋼琴和吉他知道。」

▲Tiffany & Co.玫瑰式切割與馬眼型切割流蘇鑽石鉑金耳環,NT$7,065,000;Tiffany Bow鉑金鑽石手環,NT$287,000;Tiffany Metro 18K白金鑽石手環,NT$ 497,000;3.54克拉公主方形切割鉑金鑽戒,NT$7,715,000,Versace紫色與橘色印花洋裝,價格未定

現在,戴佩妮不會強迫自己像機器不停產出歌曲記錄生命,因為除了寫歌是進入自己和他人生命的媒介,攝影、文字和與人聊天分享也是管道之一,「現在不像以前隨手寫歌,是因為我體悟到,作為創作歌手,不是唱的有多厲害,而是要向聽者傳遞核心訊息,不然每一首都是小情小愛,《愛瘋了》聽十幾年不膩也難。」

她表示,這16年的創作一直在變化,因為自己已經脫離少女失戀期,不想再欺騙聽眾,到中期其實都是以別人故事為主體,一直到後來與丈夫戀愛時才有了清新明亮的《光著我的腳丫子》。現在的創作,戴佩妮回到最原始的「我」身上,「現在要讓大家認識從還沒踏進演藝圈的我,以及這16年的環境形塑了什麼樣的我,」她形容現在的創作是灰色,這個灰色地帶是個穩定的狀態,也是現在喜歡的自己。

這樣的灰色穩定狀態對她來說得來不易,「30歲那年昏倒,開始與自律神經失調和暈眩共存,我很感謝倒下的那一刻,讓我領悟到,活著就要像水一樣,凡事不要太強求,」就像即將在小巨蛋舉行的演唱會,沒有特別的原因,就是身旁人事物順水推舟的結果,順著自己的心意,和周遭一切的發展,自然地,會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加上我從來就沒有明星夢,就更該順應自然法則,一切順其自然。」

▲Tiffany & Co.Tiffany Victoria鉑金鑽石耳環,NT$ 1,530,000;3.54克拉公主方形切割鉑金鑽戒,NT$ 7,715,000;Tiffany Victoria cluster 鑽石鉑金項鍊,NT$ 3,820,000;Tiffany Victoria cluster 鑽石鉑金手鍊,NT$ 1,720,000;Tiffany Art Deco鑽石鉑金手鍊,NT$ 4,395,000,Diane Von Furstenberg綠色洋裝,NT$17,300

問起現在的自己和生活是否是當初理想中的模樣,她搖搖頭笑著說,從小到大除了夢想成為舞者,就是想和狗住在傍海的屋子裡,生活很簡單,做自己想做的事,畫面裡沒有出現男伴,「我現在還沒住在海邊,而且也意外地結婚有了伴侶,所以現在必須把老公加入這畫面裡,和他一起努力達成住在傍海屋子的目標。」

【延伸閱讀】

侯佩岑&林月雲 人生的真實旅程

※本文由《FASHION QUEEN》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