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庭瑚:不想侷限自己 蘊藏能量更能成長茁壯

妝髮中,大男孩安靜玩著手遊,聊起這款充滿國中青春回憶的遊戲讓他笑瞇了眼睛。他是張庭瑚,不說話時像座鬱鬱的山,但當他一演起戲,總令人訝異山脈底層究竟蘊藏了多少驚人的能量。

記者美麗佳人攝)

1. 這次在新戲《翻牆的記憶》裡飾演2年9班的老大義峰,聊聊這個角色?

 以前在《刺蝟男孩》裡演過四番,我覺得這次的角色跟四番的差距在於社會歷練,義峰畢竟是高中生,比較單純,可能個性也火爆,但沒有四番那麼江湖。

 我詮釋時會讓義峰感覺比較外放,開心就開心,生氣就生氣;四番會更內斂,也可以說是冷酷,義峰還是比較清純。

記者美麗佳人攝)

2. 第一次和何潤東 Peter 導演合作的感想?

他一開始的時候,有點像恐嚇我們,說他開拍的時候會很兇啊什麼什麼,「皮繃緊一點啊」,可是從開拍到結束,真的沒看過P導生氣,一直很溫暖、溫柔地跟我們解說每一場戲,很有耐心。

可能因為導演也身兼演員,所以他自己在導戲、在跟我們相處的時候,比起老師更像一個大哥哥,會跟我們打成一片,有發現他孩子的一面。

每一場戲他都會自己先到現場,然後問我們「這個時候你想要什麼動作…」,然後他就自己拿一個手機,一直在看怎麼走位,然後從哪裡架,怎麼移動,設計他的鏡位會怎麼走。

他喜歡用鏡頭說話,常常用一鏡到底的方式,當大家一起努力去完成的時候,會很有成就感。

記者美麗佳人攝)

3. 你青春期裡有過翻牆的記憶嗎?

國中都集體翹課打網咖吧,超早,早自修也沒去,打完才回來上第一堂課。升旗的時候只剩前面兩排女生,後面男生全部不見,班導臉都快綠了。

4. 進入演藝圈至今,覺得自己有哪些轉變?

一開始拍戲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就是遵照導演指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當完兵後我去上課,老師要我認真從生活中吸取養分,想學什麼才藝就去學、多看路上的人。

這些功課讓我在創造角色的時候,能有足夠記憶體加入不一樣的元素,豐富每個角色的多面性。我不想侷限自己,想成為全方位的藝人,或許未來跟P哥一樣去當導演,但我現階段最想把演員這個工作做好。

記者美麗佳人攝)

5. 不演戲的時候,喜歡做什麼?

在拍這檔戲之前很愛去潛水,還認真考了兩張執照,你知道夜潛的時候海膽會比你平常看到的還要大顆。

記者美麗佳人攝)

6. 你有崇拜的演員嗎?

我偶像是艾迪瑞德曼,他超厲害,《愛的萬物論》跟《丹麥女孩》這中間的轉變根本極致。

我有問過什麼時候可以讓我挑戰反串(經紀人:我覺得你有點做不太到)唉唷,就我有短褲病,沒辦法穿膝蓋以上的短褲,會一直去拉它,把褲子拉到破掉,穿球褲也一定要過膝。

7. 如果可以搭時光機前往過去或未來,想去哪個時間點?

國小五年級,我想回到我爸爸飛機失事離開的那一天前,去做一些事情阻止它發生。現在想到爸爸感覺還好了啦,但還是會有這個家少了一個人的感覺。

Text/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Hedy Chang、TVBS、張庭瑚臉書 Look/劉芒、陳麒安、Ben Kuong @ Women Hair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張立昂修車工人大挑戰,黑手哪有這麼帥?!
【獨家專訪】蘇志燮:我仍然期待愛情 
蛋堡X李英宏 用嘻哈音樂找到自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