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掰偶像包袱 莫允雯:比起時尚雜誌我更想登財經周刊

Text/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Stanley Chiang Look/陳君農、Masun 、Jun

本想在業界一展行銷長才的莫允雯,誤打誤撞從模特兒界一腳踏進戲劇圈。她得學習接受人生難免不按劇本走,只能邊演邊調整控制欲,放下沒必要的包袱,然後朝著渴望的前方繼續大步邁進。

/記者美麗佳人攝)

 《妹妹》算是我第一部長戲,拍戲過程其實很不舒服,因為我什麼都不懂,連劇本都不太看得懂。我的部分蠻多沉重的哭戲,加上大家都覺得是徐譽庭老師的戲,會放很多很多壓力在我身上。我記得有段時間,每天收工後我上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聲哭十分鐘。

演戲是人生最大的突破

那時藍正龍跟我說,「莫允雯,你丟去給小棣老師磨一磨啦。」我想說什麼啦,又不是你想丟,老師就要接。誰知三年後有機會跟小棣老師合作《夢裡的一千道牆》,真的很幸運。老師教我們的不是技巧、不是走位,是怎樣透過故事去挖自己跟角色最接近的地方,挖內心的聲音,更深地去體會人生中每一個情緒。

/記者美麗佳人攝)

▲《妹妹》劇照

老師很會講故事,記得有一場戲是我跟黃河在燒被鐵絲纏繞的木椅子,讓我想起過世的媽媽。老師那時覺得我情緒不夠多,把我拉到一旁問我:你有沒有想過人往生後,如果在世間有悔恨,會有多少恐懼跟痛苦?你有沒有想過你爸爸在前往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的路上,他心裡的問號會是什麼?會不會像火燒椅子的那種煎熬?

我以前有偶像包袱,會 care 左臉比右臉好看,或是哭起來上唇會變得很腫,我就會不喜歡。小棣老師完完全全把我這些打破,讓我整個人真正放進角色,不再去管好不好看,頂著黑眼圈素顏很憔悴也照演,情緒哭到鼻涕都滴下來。

我覺得有比較習慣去面對自己很不堪的情緒,更赤裸地了解自己。演戲真的是我人生最大的突破,我很慶幸當初踏出那一步。

/記者美麗佳人攝)

▲《夢裡的一千道牆》劇照

也可以1+2=3

很多人會覺得我國外回來,家裡有錢,含金湯匙出生,白富美什麼的,我很不喜歡這種誤解。我單親,15歲開始自己打工,就學貸款去年才付完。曾經一人兼三份工,月底拿到薪水覺得很爽。聖誕節、感恩節這種美國都在放假的日子,大家都不想排班,我就會去爭取,因為薪水 double。我上課很認真,因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自己付的錢,發燒都要去,我會算 miss 掉一堂課等於我虧了多少錢。

所以我之前內心有一些拉扯,那麼辛苦半工半讀,結果跑來當演員?到底要不要把那些都放棄掉?這兩年我給自己設下一個目標,希望將來可以結合所有學到的事情,開一間公關公司。比起時尚雜誌,我更想上《商業周刊》。人生常常覺得不是選一就是選二,但有沒有可能一加二會有三呢?

/記者美麗佳人攝)

控制狂放下中

原本我是個超級控制狂,但我後來發現其實人生是沒有辦法真正被規劃好的。我看 Youtube 影片自學水彩畫,我喜歡那種很細膩、通透的感覺。畫油畫的朋友跟我說:你的人生太緊了,你覺得一切都要被你控制的跟水彩一樣好好的。連我去學壓克力畫,老師點星星用撒的,我不是,我都用牙籤,要很完整的一顆一顆點上去。

/記者美麗佳人攝)

我現在比較懂得怎麼去取捨很多事情吧,就是適當的休息、適當的工作,然後不該擔心的時候就不要擔心,該玩的時候就去玩。你被自己困住看不見其他東西的時候,當然生活就會不開心,但如果你生活是平衡的,就會有很多不同的點能獲得快樂。

 /記者美麗佳人攝)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趙薇:「不管失敗與成功,不能裹足不前,或者一直徘徊在安全的領域。」 

楊丞琳 青春不遲,傾刻正美 

張惠妹,一顆恆星的鍊成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