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離開誰沒有對錯!分開後,我活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

要問我分手後學會了什麼,我想我學會的不是堅強不是忍受,而是真正懂得了那句話:「誰離開誰,還不是好好地活著。」新生代暖癒系作家七樓的貓,用細膩深刻的文字寫出我們的感情困惑,我們都在期待遇見好的愛情和對的人,可是在那個人還未出現前,請活成耀眼的自己,做自己的靠山。

顧漫在《何以笙簫默》裡說:「既然我找不到你,那我只好站在顯眼的地方讓你找到了。」

不瞞你們說,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一個非常自卑的人,我時時刻刻都覺得自己是人群中最差勁的那一個,什麼都做不好。我小的時候家庭條件不是很好,自卑感也是從那時開始的。那個時候學校舉辦運動會,其他小朋友總是拎著大包小包的好吃的東西坐在看臺上看比賽,而我兩手空空,只能坐在一旁羨慕他們,就連一小包糖果餅乾對我來說都是很難得的東西,所以我很討厭那時的一切。

後來我長大了,變得沒那麼自卑了,因為我讀書成績變好了,畢竟單憑成績好這一點就可以討家長和老師歡心。

可是再後來,上了高中,我成績下滑得很明顯,喜歡我的老師越來越少了,我甚至開始被歸為後段班,慢慢地,我變得比小時候還要自卑,時常覺得自己可能永無翻身之日了,要一輩子站在自卑的烏雲下面,不敢抬頭。

再後來,我和你在一起了,對我來說那是我之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你太優秀了,優秀得讓我覺得你整個人都在閃閃發光。你成績好,臉長得好看,身材也好,籃球更是不用說了,還是籃球隊隊長,這些你表現出來的特徵幾乎符合每一個高中小女生心目中少年的樣子。

而我呢,成績很差,不愛說話,不喜歡參加團體活動,臉蛋長得不夠好看,身材也不好,還總是帶著一副黑框眼鏡,一身校服,標準的學生頭,放在人堆裡,幾乎很難找到,可是就是這樣,相差懸殊的我們在一起了。

後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偶爾也會有種醜小鴨釣到白馬王子般的開心,但那種心情是極少的,因為我的自卑心理實在是太強了。

也不知道你後來是不是察覺到了我的自卑心,你開始誇我,你會在我剛洗完頭髮披散著出現在你面前時誇我好看,會在我沒自信地說自己不好看時,告訴我:「其實你也很漂亮。」

▲▼             。(圖/記者VOGUE攝)

可能是因為時間久了吧,你也膩了這段感情,我們之間的矛盾開始日益明顯,你慢慢讓我感受到,我配不上那麼優秀的你。

比如,大學的時候,你從來都沒有帶我逛過你的校園,離你學校最近的一次,是你帶我在你們學校的圍牆外繞圈,我們兩個從你們學校東院門口一直牽手走到了西門,不知道為什麼,走到一半的時候,你突然就鬆開了我的手,快走了幾步,過了一會兒我追上去問你怎麼了,你說,剛剛看到了認識的同學。

再比如,每次我打電話給你,你都非要去寢室陽臺接,有時候太晚了,你就會跟我說,你已經躺下了,不想起來穿衣服去陽臺。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只是不想讓你室友知道我這個女朋友的存在。

但很多時候你還是會表現出一些愛我的小細節,你會在我夜裡睡不著的時候一直陪我聊天,會在凌晨三四點的時候發訊息給我說:「寶寶,我好愛你。」

所以那時候我總覺得,你是在等我的,在等我變好。

於是我覺得我應該努力地成為一名合格的女朋友,至少是能讓你自然地在你的朋友面前介紹的女朋友。我開始努力學習,報各種技能班,考很多證書,留長頭髮,減肥,摘下黑框眼鏡,學化妝,買衣服學穿搭。可是還沒有等我完全變好,你就和我說了分手,我不知道是你等不及了,還是你從來就沒有等過我。 

我們分手後,我沉浸在悲傷中很久很久,久到我身邊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勸我了,那段時間我聽到的最多的話就是——
你一定要振作起來,要變好,讓他知道離開你是他做過的最錯誤的決定。

那時,我蜷縮在寢室的小床上,旁邊白色的枕套被我大塊大塊的淚痕浸成了黃色,鏡子裡的我,頭髮凌亂,黑眼圈和眼袋幾乎要霸占整張臉,下巴和額頭上的痘痘也開始肆意冒出來,是的,我比以前更醜了。我抱著閨密大哭了一場,大喊著:「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變好,好到讓他後悔!」可是我心裡卻在和自己說,我不是真的要讓你後悔,是要好到讓你回過頭來找我。

我的生活開始歸於平常,我按時上課,甚至開始準備考研究所,勵志要麼當一名新聞記者,要麼成為一名自由撰稿人。我開始惡補新聞知識,每天早上六點寢室門一開,我就衝出去,跑到學校的湖邊,背英文單詞,背新聞史,背新聞概論,我瘋了一樣地發誓要考上新聞研究所的第一志願。很多人都覺得我是一個神經病,為什麼要去跨考一個不相關的研究所,甚至身邊很多不考研究所的同學都覺得我像個瘋子一樣,追求著不切實際的理想。

可是我卻在心裡想:不行,我一定要考上,我要將錄取通知書甩你臉上,讓你知道我一點都不比你差,甚至比你優秀很多。

再後來我開始接觸新媒體,經營了社群,我每天都在社群網站上發自己的心情,因為沒有認識的人關注,我肆無忌憚地在上面發那些想你的話,慢慢地被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他們會跟我說我有些心情和他們的好像啊,越來越多失戀的人開始跟我說他們的故事,我變成了一個情感樹洞,沒事的時候就回回他們訊息,用一些我看起來都覺得無力的句子安慰著他們,久而久之,我都忘了,我自己也失著戀呢。

關於害怕──

我們總是說自己害怕失戀,害怕離家,害怕說再見,說到底,不是真的有多害怕分別,而是我們害怕那種有人陪的狀態被打破,害怕一個人。

又過了半年多,我在某個蠻知名的閱讀平台上發表了一篇《寫給前任的一封信》,被編輯選上了首頁,數千人跑來留言給我,一邊說著心疼我,一邊告訴我他們自己的故事,甚至他們都跟我說,這篇文章看一次哭一次。我在螢幕這頭一邊慶幸一邊流淚,慶幸的是我的命真好,發的第一篇文章就有這麼大的迴響,可是那是我扒開已經結痂的傷口寫的啊。

沒幾天,那篇文章的點閱率就幾千萬了,許多知名Podcast上的無數個Podcaster將這篇文章錄製成了節目,我開始害怕,這幾千萬的點閱率裡面會不會有一個是你,你會不會無意間聽到某個Podcast錄的這篇文章,你會不會猜到那個徐先生就是你,我害怕你知道,又害怕你不知道。

後來我的粉絲也越來越多,還成了那個閱讀平台上人氣不錯的簽約作者,但這一切我都沒有和身邊任何一個與你有關的朋友說。因為我想有一天,我一定會站在最顯眼的位置,讓你看到我,告訴你,你看啊,我早就沒那麼差勁了。

▲▼             。(圖/記者VOGUE攝)

隨著我們分開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變多,考研究所的日子也不斷地逼近,在考試倒數六十天的時候,我參加了一個寫作比賽,我開始一點一點地把我們的故事寫出來,所有的甜蜜心酸都被我寫出來給大家看,不知道是故事太動人,還是感情太深刻,我的文章訂閱數飛一樣地猛漲,出人意料地,我拿到了那次比賽的第一名,也得到了很多出版社編輯的肯定,順理成章地簽訂了出版合約。

我像做夢一樣地感受著那一切,最後我為了寫作放棄了考研究所。我躲在被子裡哭,在和媽媽視訊的鏡頭前哭,整整不開心了三天,三天後我突然問自己,真的很想讀研究所嗎?那一刻我內心的答案竟然是否定的。我才知道原來我辛辛苦苦準備了一年多,只不過是不甘心,只不過是想要在你面前證明自己,從始至終我都幻想著有一天能把錄取通知書扔你臉上,告訴你,怎麼樣,我的研究所學校比你的大學學校厲害多了。而實際上我從來都沒有問過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放棄考研究所的那天,有一個高中時和我們兩個人關係都很好的一個同學來找我聊天。

她說:「我看到了你寫的文章,知道你得了第一名,也看到你簽了出版合約,可是你會後悔放棄考研究所嗎?我覺得你可以變得更優秀。」

我跟她說:「那些可能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當初的我只不過是想證明給他看我有多優秀,而如今,我已經快要成為那時我想要成為的人,至於他,我想我已經不需要再去證明什麼了。」

朋友問我:「那你現在怎麼想的,你應該還沒有放下他吧?」

我說:「我要出一本關於我們之間的故事的書,再有點野心呢,就是把我們的故事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要他看完,在電影院燈光亮起的時候,能和旁邊的人感嘆著說,這個故事和我好像啊。還希望他能經常在網路上看到我寫的文章,讓他知道我對他是遙不可及的,哈哈哈。」

朋友發來一句:「離開你,大概是他做過的最錯誤的決定。」

我看著螢幕上的那幾個字,哭得淅瀝嘩啦,我等了這句話很久,但聽到的那一刻卻很難過。因為這位朋友在我分手的時候和我說過,其實她從一開始就沒有看好過我們的愛情,走到分手也是意料之中。所以當她後來再說出與曾經截然相反的話時,我難過地不知所措,我怎麼都沒想到,那些曾經不看好我們的人會因為我變得優秀而替你惋惜。

後來閨密跟我說,在愛情裡有一種狀態是很可悲的,就是你已經閃亮到讓一個人連離開都要猶豫了。我聽了之後連連贊同,畢竟大家都到了步入社會的年紀了,金錢、利益、地位……未來是我們都無法放棄的誘惑,而那年的分開,或許只是因為不夠喜歡吧。

所以啊,算了吧,不用你來找我了,而我啊,仍舊想要站在最顯眼的位置上,但這次你看著就好。

謝謝你,分開後,我活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

 

原文出處:我可以很喜歡你,也可以沒有你 / 作者 / 七樓的貓 /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             。(圖/記者VOGUE攝)

※BY TRAVIS HUNG

(完整文章請看VOGUE.com

延伸閱讀:

愛情並非尋覓,它不能準備..... AKIRA與林志玲決定結婚的瞬間

關於愛/世界上永遠找不到對的人,直到你自己成為那個對的人。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