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幫老大到原野斑馬 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DG大教堂

文/Wazaiii達人—Yutopia

”Dolce & Gabbana就是「老子要搞就要搞最大」的態度,跟暴發戶一樣絕不手軟”

Dolce & Gabbana 2018秋冬大秀是一場視覺疲勞。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每一套衣服分開看真是精采極了,但一次看完110套探索人類極限的服裝,真的會讓人低下頭來靜靜思考生命的重要性(或是呢喃我剛剛到底看了什麼)。

噢!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再次強調),Dolce & Gabbana向來是我所熱愛的品牌,品牌DNA擷取自南義西西里島,所謂最「純粹」的義式精髓,不論是對宗教的虔誠、對女性曲線展現的極致(畢竟義大利是輕微母系社會的國度,不然Mamone媽寶這個字你覺得是哪來的),或是...或是什麼,Non lo so. (義大利文的「我不知道」)。


▲超級浮誇的南義教堂場地佈置,Dolce & Gabbana總愛著墨在宗教議題上,究竟是褻瀆還是吹捧,我覺得觀感都在個人。(圖/達志影像)

如果台味叫做「台」,那Dolce & Gabbana絕對是個超「義」的品牌。義大利文裡有個詞叫做「Tamaro」,就是國語「台客」的意思,在義大利就是「義客」啦!許多老義聽到Dolce & Gabbana會覺得:「哇靠超義的!都是Tamaro在穿。」但不可否認的,Dolce & Gabbana在服裝剪裁、用料跟不知道怎麼想得到的浮誇設計,真的令人佩服,及充滿義大利風情。

跟Gucci那種細膩的舞台效果不同,Dolce & Gabbana就是「老子要搞就要搞最大」的態度,跟暴發戶一樣絕不手軟。

好,廢話講太多了,我們現在就來看看本季伸展台上那些要逼瘋我的設計!

▲對了,我是不是沒跟你們說開場時,是由無人機提著手包開場?浮誇荒謬又帶點幽默,這就是義大利人啊!(圖/達志影像)

1.「我愛標語,我全家都愛標語」

相較於近幾年由Dior帶起的女性主義標語風潮,Dolce & Gabbana的標語多半指向「拜金」跟「浮誇」與「挑戰宗教」吧!本季第一位模特兒身上寫著大大的「Fashion Sinner」(時尚罪人)就能略知一二,後頭還有「Fashion Devotion」(時尚信徒)跟「Santa Moda」(時尚聖人),Love、Devotion、Angels、I’m the king...這些詞不斷出現在服裝上,簡單明瞭的標語,似乎打中千禧世代(也就是富二代)的心。

畢竟他們並沒有希望別人多花時間思考這些詞語的意義,而是大聲宣佈:「我好愛時尚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心,對吧?簡潔明確,也挺好啦!(我自己超級想要Santa Moda那整套,來人啊!包起來!)

▲(圖/達志影像)

2. 「我嘻哈,我全家都嘻哈」

嘻哈這個風格大概是讓我最驚訝的了,想必Dolce & Gabbana team也是《中國有嘻哈》的忠實觀眾,不過他們做出來的是暴發戶嘻哈就是了。你能看到品牌擅長的「亮片術」跟「配件術」,以及Of course,「浮誇術」在這次的嘻哈專題裡自由流動,試著想像暴發戶們穿上它比著「666」,我的老天鵝啊!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圖/達志影像)

3. 「我信教,我全家都信教」

有時候我會想,義大利天主教廷怎麼看Dolce & Gabbana這個品牌啊?聖母像跟十字架、天使、馬賽克壁畫這些神聖的宗教元素,被大量翻玩在他們的服飾裡,我相信有許多虔誠的教徒非常不齒這樣的行為吧?但或許這反倒是最虔誠的行為,「我信教,我要把聖母穿在身上」、「我戴十字架,一次戴十個」這般挑戰極限的熱愛宗教意味,正是兩位設計師想傳達的吧?

▲(圖/達志影像)

4. 「我黑幫,我全家都黑幫」

說到南義一定會想到什麼?當然是Mafia黑手黨!許多人跟我一樣,覺得黑手黨是全世界最時髦的黑幫吧?如果黑幫屆有選美大賽,穿著義式訂製西服的黑手黨一定會贏。

▲女打仔龍九也來啦!(圖/達志影像)

5. 「我寡婦,我全家都寡婦」

好啦!寡婦是我亂說的,但我特別喜歡Dolce & Gabbana的寡婦裙,全黑、緊身且長至膝蓋,說是密不透風,卻也是義大利最高明的女人為展現方式,用曲線大膽展現女性的風情萬種。(那些透視效果就更不用說啦!)

▲(圖/達志影像)

6. 「我閃亮,我全家都閃亮」

我記得是2011年秋冬那場秀吧!Dolce & Gabbana出現了滿版亮片以及壁畫、水晶燈等洛可可樣貌的珠寶服裝,從此之後像個「行走的鏡球」似乎也被列入進入DG家族的第一門檻。

▲(圖/達志影像)

7. 「我瑪麗,瑪麗安東尼啦!」

Ya,純義大利式的浮誇也是能混血一些附近國家的血統,畢竟浮誇無國界,四海一家親嘛!法國來的浮誇一姐自然能夠被列入暴發戶...喔!不對,是Dolce & Gabbana的設計中。淡雅(我絕對是在開玩笑)的粉紅色,在這一片大紅大紫中,顯得更加清新脫俗,不是嗎?(聽我在胡說)

▲As you can see瑪麗安東尼的餐具也是很有參考價值的(圖/達志影像)

8. 「不好意思,我插播。」

身為一位動物紋路的狂熱者,我一直是DG豹紋的信徒,誓言只買DG的豹紋(撥髮,然後加入破產姐妹花的行列),尤其是將豹紋處理在雪紡紗上,狂野與柔和結合的那一瞬間,興奮之情簡直比一見鍾情還要強烈啊啊啊啊啊啊!這次Dolce & Gabbana的性感動物園裡,不僅有性感豹、高貴長頸鹿、爆發虎,還有一個東西,我這輩子都無法理解。

▲比莉姐很時髦好嗎?(圖/達志影像)

斑、馬。(請小編幫我把這行字放大三倍,謝謝)

而且不只一隻,這次秀上的兩隻斑馬,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有種馬達加斯加卡通人物誤闖禁區的禁忌感。想來想去,我覺得只有這句話能夠解釋以下風格,請想像馬達加斯加那隻斑馬說:「不好意思,我插播」,然後衝進來大唱一番。

▲這兩隻斑馬讓我心很累(圖/達志影像)

自從2014年Dolce跟Gabbana因為疑似逃漏稅風波,險些入獄以及賠償上億元的罰金(罰金高到要收掉品牌),在那之後的品牌似乎走進「浴火鳳凰」般至死地而後生的局面。

本就充滿戲劇性的設計理念就此來到一個新的層次,這對雙人組不僅要把主要客群轉向千禧世代,而且這些千禧世代,最好還要是「暴發戶」和「富二代」。(不然也買不起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2017年秋冬那場,邀請世界各地KOL、名人以及富二代和暴發戶取代模特兒走伸展台的那場秀,大聲向世界宣告:「Dolce & Gabbana的衣服就是要賣給這些人,而且我們一點都不感到羞恥。(配上雙手合十切菜的手勢)」

以上,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Dolce & Gabbana,這個品牌無疑是讓你認識義大利本土文化的一扇窗,儘管我們不是暴發戶,可能一件也買不起,但遠遠欣賞跟去理解異國文化,也是不錯的。

但答應我,這輩子都不要扮成一隻斑馬,好嗎?

延伸閱讀:

正面就是能量:處處充滿驚喜的金禧人生

90後也有獨特好嗓音:9m88難以被定義的古今混血靈魂

|Wazaiii看秀零時差|這是Dior的1968年,也是我們的

【本文由 Wazaiii.com 提供《ET FASHION》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授權許可,請勿轉載!】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