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惡》最美喬平戲裡戲外都療癒人心 林予晞:「照顧者」讓我力量更強大

因為《我們與惡的距離》,林予晞成為大家津津樂道的「最美社工師」,大家喜歡她的知性和內斂的演技。真實世界裡面的她,比螢幕上多了立體的層次與深度,三十歲才開始演戲,只是想用戲劇帶給更多人救贖。

想要做更有影響力的事

在美國德州念完研究所之後,我就申請了國泰空服員。在做空服員的時候,一直覺得雖然這份工作可以看世界,薪水也不錯,可是好像不太滿足,是到了工作的第四年,生了一場病,才開始很認真的思考,自己在人生中到底想要什麼?我想要做比空服員更有影響力的事情,我每次對一個客人一期一會這麼用心,但這班機結束之後,緣份就沒了,我帶給他的撫慰就好像僅限於此。我想要擴大這樣的撫慰,我發現到每次只要安慰到別人,就會感覺很有力量,如果我們的相遇可以讓你感到被 inspire,我就感到很有價值。

那個時候回台灣剛開完刀,因為爸媽從事媒體相關行業,就把我介紹到TVBS做文書工作,因為工作環境很活潑,當助理的我常常幫演員對戲,我的主管就說,要不然你來演演看吳慷仁的助理吧。被看到之後就找去演台語劇,演第一部劇的時候已經快要三十歲了。我發現做演員很像一個擴音桶,也很像放大鏡,透過這份工作,作了小小的事情就可以擴散出去,讓很多人感覺到真善美。

表演是一種救贖 

一開始沒料到《與惡》會有這麼大的迴響,當然覺得很有信心,因為有這麼棒的導演和演員們,但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反指標。我想大家會喜歡的原因是因為內容很深,但畫面、鏡頭、調光、服裝和妝容都很漂亮,有抓住各種受眾的心,在不同圈圈找到交疊最多的區域。

喬平這個角色的價值觀跟我是很雷同的,有一點像是透過喬平把自己心裡想講的話大聲說出來。比如說跟精障人士要怎麼相處?有時候大家會太政治正確地覺得要把他們當一般人,但這樣會不會不公平?透過這個角色也讓我知道,人心裡都有想要填補的洞,大小不一、深淺不一,喬平是在療癒修復他人傷口的同時,用一個專業的方式幫助大家和自己,我很能夠理解這樣的感覺。

我雖然沒有受過心理諮商專業培訓,但平常幫助朋友和自己的方式是星座命盤。一開始是想要解決一些解決不了的事情,後來自學看星座命盤,發現這就等於是了解你的人物設定和使用說明書,讓你更進一步了解自己。然後會知道有些事情常常發生,是因為有某個原因或是傾向,如果我有意識的話,就比較能夠了解事情的脈絡,減低傷害。以這個為出發點,現在也四五年了,用這種方式幫助大家,是我覺得最有力量的時候,或許因為我是上升巨蟹很愛照顧人吧。

攝影師和被攝者

今年出了自己的攝影集《時差意識》。攝影這個愛好是我從去美國念書時就一直有的習慣。離開家一個人去休士頓讀書,過程中有很多獨自的時候,常常看得到時光流逝,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拍照,有點像是用照片把自己的人生都記錄下來。懂得攝影的確讓我從另外一個角度客觀地觀察表演,讓自己在鏡頭前面找到攝影師要的感覺。

如果你在距離以外認識我,會覺得我很乖巧,但我其實滿叛逆的,身上有刺青也有擴洞。我脖子後面有刺條碼,意思是生命是無價的。從八○年代之後人類就活在物質年代,我二十歲的時候就時常想虛無這件事情,然後生命的價值是什麼,這個是我到現在時時要提醒自己的,身為演員之後,更要好好思索這樣的問題。

Text/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又美又酷!一定要認識的超夯潮模謝文馨

梁靜茹:「面對人生的一切,不要否定自己太多,要相信自己依舊有勇氣為自己帶來自信。」

《我們與惡的距離》最美喬平 林予晞 :「我想要用戲劇撫慰人心。」

關鍵字:

美麗佳人
回到最上面